李佳音安葬在隐里,隐里在江城附近,江城在江宁之西,所以风沙由城东郊外驱车穿城,去往城西。

城西是长江,江心白鹭洲。路上过了晚饭点,出城之后已黄昏。

出城之前,随从成排、车马架架;出城之后,云本真伴左,初云伴右。

天明之时天尚晴,月明之后雨带风。

多情白鹭洲前水,月落潮生声自哀。

风沙面向西南远眺,夜幕之后是重逢,又转东墙望东宫,歉疚惋惜,悲感萦胸。

云本真和初云各自张罗着贡品纸钱,一在西、一在东。

火光起腾,照亮细雨,细雨成帘,不但模糊了火光,也模糊了视线。

风沙左敬一杯酒,无言。右敬一杯酒,叹气。

他对不起李佳音,但是夫妻同心同体,没有什么对不起。

他对不起周娥皇,单纯因为利益,接受了周娥皇的感情。

初云跪在一旁,一点点将火堆点得更亮,飞灰高飘,星火渺茫,随风入江。

羽绒的浮现感

风沙半跪于侧,轻声道:“绘声已经安排好了,城外渡口有艘船,船上有相关人士护送你到汴州,当地会有人负责你的安,不会涉入你的生活。”

初云冲火堆叩头,又转来向风沙叩头,含着泪笑道:“如果将来风少路过汴州,还请来看望初云,初云还想再把您灌醉一次。”

风沙微笑着点头道:“一定。”

初云起身又福身,走入夜幕不见香踪。

风沙看着她的背影渐渐远去至消失,仿佛看见了正在远去并消失的周娥皇。

人一旦失去了什么,总需要寻一个寄托,初云已经被他当成了周娥皇的寄托。

那么对李佳音的寄托又在哪里?

风沙再次转目东墙,遥望宫墙。

这时授衣匆匆而来,没敢靠近,轻悄悄的打着手势。

云本真过去附耳一阵,神情陡然一变,然后赶紧回到主人身边,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做声。

风沙回神问道:“是不是没能拦住王龟?”

云本真迟疑道:“二小姐不知怎么甩开绘声亲自护送,谁都不敢拦阻,也就没有露面,仅是远远跟着,宫门外等候接手的人不是纪国公,是……是永嘉公主。”

风沙心道李玄音果然还是卷进来了,绘声办事从来就没有牢靠过。

也幸好如此。

如果宫天霜没办法出面护送,王龟一定会被拦下,宫青秀一定会亲自出面送走王龟,然后再跑来道歉。

到时宫青秀免不了难过,还要哄她不难过,更麻烦。

风沙叹气道:“安排钟仪心尽快见到她的父亲,并让她交好诸人,必要时让她立功,借此探知内情。”

宫天霜、楚涉、白绫、柳艳、花娘子、纪国公夫妇和李玄音,已经在实质上成为了一个密切攸关的小团体。

其中柳艳和隐谷千丝万缕,楚涉、白绫通过黄莹可以和周嘉敏扯上关系,宫天霜则和他密不可分,纪国公夫妇、李玄音显然和唐皇同进同退。

花娘子是孟凡的女人,如果相求绘声,绘声就是个弟奴,恐怕会很好说话。

幸好孟凡还没到,否则关系更乱。

再往外攀扯的话,关系网愈发复杂。

八个人为什么会凑成一团,暂时没法从头到尾捋顺。

宫天霜、楚涉、白绫就是个三角恋的关系,本捏不到一起,偏偏捏到一起去了,加上柳艳和花娘子的话,还可以说为了追查最近的江湖之乱生拉硬凑。

然而,李玄音和纪国公夫妇怎么都不会跟这些江湖琐事攀扯上。

不过,楚涉、白绫、花娘子和柳艳四人在某种程度上是忠于李玄音的,否则不会为了查李泽那本黑账,卷入那么多麻烦。

另外,纪国公夫妇之前背叛了李玄音,李玄音已然知晓。

这些人居然联合一起把王龟送进皇宫当太监,一定怀着什么相同的目的。

其中明显少了一个或者几个关键环节,以及一个或者几个可以把所有人部串联到一起的关键人物,

目前太多未知。

从外面往里看,宛如雾里看花。加上这些人和他风沙多多少少有些关系,李玄音和宫天霜更被他视作家人,难免束手束脚,施展不开。

所以需要一双眼睛深入进去,抽丝剥茧看到核心。

钟仪心的价值就在于此。

云本真问道:“要不要婢子派人时刻保护永嘉公主和二小姐?”

其实就是监视的意思。

风沙皱眉道:“除非她们遇上危险,否则我无意知道她们去了哪里、干了什么。如果我想知道些什么,我会直接问她们。派钟仪心是为了盯住柳艳,明白吗?”

柳艳武功太高了,不可能盯梢盯住,加上有隐谷罩着,很多手段没法用,只能派奸细一点点地靠近。

云本真赶紧点头。

这时两堆祭火渐熄,风沙垂首不语。

又站了一会儿,不远处传来授衣的喝阻声。

授衣过来道:“赵夫人求见,就一辆马车一个婢女。”

风沙微微点头,转头望江。

贺贞体弱,微雨江边又泥泞,抱着个小包裹颤颤巍巍独自行来,看见东西两堆将熄的祭火不禁一愣。

风沙比手向西,柔声道:“佳音,贺贞来看你了。”

贺贞随之拜倒,低声道:“夫人,贞儿来看您了。”

展开包裹,摆上贡品,再点祭火。

风沙仅是默默的瞧着,被细雨打湿的脸庞又被随风明暗的火光照得阴晴不定。

许久后,贺贞起身,面向风沙垂首道:“我知道少主永远不会再信任我,我也仅能保证在不背叛仪哥的前提下,仍旧忠于少主。”

“我记下了。在不与赵仪起冲突的前提下,我是可以信任你的。”

贺贞苍白的俏脸浮现些许笑意,轻声道:“少主或许还记得,永嘉公主被迫离开纪国公府之后,我曾经庇护过他们一行人一段时间。”

风沙目光幽闪起来,问道:“你是否知道些什么,又想告诉我什么?”

“当时除了我,还有另一股势力于暗中给予帮助。当然,手还伸不到四灵的地盘,仅在外围偶有接触。有意思的是,我居然查不到是谁,永嘉公主也不肯说。”

风沙喃喃道:“那就不出百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