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笑,你觉得你是不是特别像张申然,都是大渣男一个。”

“……”

回去途中,忽又听到与杨影一起在后排座的范彬彬忽然来了这么一句,江笑也是……

觉得为什么要答应看什么《单身男女》呢?再看一遍《海市蜃楼》其实也行啊?

“别污蔑我,张申然是不负责的那种,而我是负责的。”

求生欲啊,让他还是为自己辩解了一句。

“嘁,那我跟baby是不是要为你的负责而感动到哭啊?”

听到男人厚颜的话,范彬彬也是立时怼了回去。

“就是。”

杨影很快跟随便了范彬彬的脚步附知了一句,反就有打关冲锋的,她不怕。

“不是时候吧?”

“嗯?什么意思?什么不是时候?”

白嫩美女吊带短裙小露香肩美腿私房写真图片

乍又听到男人来了这么一句,范彬彬与杨影都没太听明白意思。

“不是哭的时候,一会回去再哭吧!”

江笑不怕死的内涵道。

“你……你就是个死不要脸的。”

终于明白的两女齐齐红了脸,主要是,确实,哭腔可没少出现。

“我很要的好吧?而且我既有张申然吸引女生的风流倜傥,也有方启宏的好男人特质,两相结合下,最佳伴侣有没有?”

江笑觉得这话其实才是比较厚颜的一句话。

这不,两道白眼的目光投来,完证实了实际上,确实如此。

最后两女完没再理会他,自顾小声说起了干什么悄悄话来。

见此,他也不再多说什么,至少上一个话题顺利顺了过去。

~~~~

半个多小时后。

“你去那里啊?我家在这个方向好吗?”

看到男人并未往自己家方向开的范彬彬,那里猜不到江笑的小心思,但猜到归猜到,表面上她还是要这么说出来。

“时间不早了,去baby那里住吧,近些,马上就到了,放心,房子挺大的,够住。”

江笑一本正经的解释道。

凑到凑到一起,他自然不能放走任何一个。

“可以,等送到后,你自己走吧!”

范彬彬釜底抽薪道。

“好啊!”

一个个都学会了这一招,不过就算一口答应了,江笑也有的借口留下来。

“……”

而范彬彬显然没料到男人真来了一句“好”的话,让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毕竟都说发子,她自己都觉得她还怎么样?

当然,她可不会相信江笑这话。

很快,暂时不去理会男人的范彬彬,就轻拥了住身边的杨影,并在其耳边小声的开口道:“baby,怎么办,我真拿这个家伙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我也差不多,要不然他这么花心,早该被打好几回了!”

一起吃了饭,一起看了电影,一起说了那么多话,杨影现在和范彬彬自然更加合拍起来。

此时又听到这样的话时,她心里多少也是挺有感觉的。

“就是,呵~!”

听到这样的话,范彬彬也是轻笑出了声来。

完后,她干脆又继续小声说道:“baby,我心里有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

“嗯?怎么了彬彬姐?”

“就,就……”

脸颊微微一热后,范彬彬终是把她今天来之前的一些想法直接讲了出来。

“……”

显然没料到范彬彬会如此大胆的杨影,一时间也是有点羞红了脸。

不过她还是很快就有坦白道:“彬彬姐,其实,我,我觉得有个能帮忙的也挺好的,你,你也知道江笑哥他,他……”

话都说得这么直白了,她干脆也不再掩饰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都,都是那个家伙太不一样了!”

范彬彬确认了,杨影的感觉大概跟她是很类似的,也难怪在蓉城时没有多么抵触的意思。

“是吧!”

杨影也认可的点了点头。

~~~~

不到十分钟后,地下车库内。

“你跟着干嘛?送到了就回去吧!”

“我送你们上去吧,看到你们进屋我才安心。”

过了一会儿。

“好了,到门口了,你回自己家吧!”

“我坦白了,这里其实就是我家,走吧,进屋,我带你们参观一下,从浴室那边开始。”

都到门口了,走,那是绝对不可能走的。

一句话之后,打开门的江笑,一手牵着天宝,一手牵着范彬彬,二话不说的进了屋,关门,目标浴室方向。

“这家伙,真是连借口都不找了!”

对视一眼,还都有些不好意思的范彬彬与杨影,这一刻,颇有些心有灵犀的涌现出了同样的想法来。

当然,两女其实已经默认了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毕竟之前在车里,都已经交流了内心深处的一些话,也没必要再继续矜持。

~~~~

不多时一会儿。

浴室内,水哗哗的流,热水雾气慢慢升腾而起。

朦胧中,隐约可见……

流水声中,还有一直没停下的单音节,但从声色来分,明显有两个女声,一会儿是一个,交替不断的出现。

只是有着水雾的原因,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

又过了不少时间。

客厅内,沙发处。

江笑开口建议道:“彬彬,要不……然后baby……”

闻言的范彬彬本人,白了男人一眼,到底还是有依言照做。

见状的杨影,脸一红之后,也同样有照做。

而见叠成的目的已经达到的江笑,觉得就比较方便了,扌坏黑纟连袜后,就……呃,对,至于什么对,别问。

~~~~

隔天上午。

“是吗?终于到了?那要不要给你庆祝一下。”

听到电话中女人像是都轻快了不少的声音,江笑便直接出言提议道。

“是吗?那要怎么庆祝。”

电话这头,那听到男人如是这般的提议,佟莉桠便顺势追问道。

昨天,她跟前经纪公司的合约终于到期了,最近一年,她真是忙疯了,一点时间都没有,说句脸红的话,连跟江笑那,那什么的机会都少得可怜。

现在终于到期了,自然身一身轻。

反正佟莉桠是想好好休息一阵子,除了遗留的工作,什么都不想再做。

而且她接下来是要去男人的公司,相信只要她有意愿,想要休息,江笑肯定会完由着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