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自己看。”黑旗媚丢过来一面铜镜。

将铜镜放在眼前,一看到镜中人,徐梅愣住了。

这还是那个流离失所的自己吗,是那个形容憔悴的自己吗,是那个灰头土脸的自己吗?

徐梅对自己的姿色有自知之明,她属于那种极为安的女修,基本不会遇到好色之徒的觊觎。

不过偶尔她也会想,如果自己有一副人间绝色,说不定能靠上某个厉害的男修,修炼之路也就不会这么艰难了。

幻想归幻想,徐梅还是认得清现实的,也从来没觉得自己真的能够成为美女。

可镜中的女子……那温润的脸庞,光泽的肌肤,眉宇间洋溢着一种成熟的女人味道。

徐梅甚至怀疑看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另外的一个人。

“怎么,你自己都不知道?”黑旗媚看到徐梅的脸色不对劲,吃惊的问道。

“我……我也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好!”徐梅有些慌乱。

黑旗媚眼睛一亮,走到徐梅身前坐下来,一双美腿翘起来,优雅的道:“徐梅,你说的是什么东西的效果?难道你容光焕发的原因是吃了什么东西?”

徐梅期期艾艾的不知该不该说实话,黑旗媚的目光看似柔和,可她的耐心却是有限的。

清纯长发美女白裙清新唯美户外个人写真图片

想要从一个人类口中挖出点什么来,她可以采用的办法太多了,不见得必须怀柔。

“怎么,有顾虑?”黑旗媚的语气变得略微刚硬了一些。

徐梅悚然,耳边忽然闪回过李炫的告诫:实话实说!

“是丹药!是死人脸给我的丹药,他说有美容养颜的效果。我也只是连续吃了几天,不知道效果会这么好!”徐梅竹筒倒豆子一般一五一十的都说出来了。

“有这样的丹药!”黑旗媚的眼睛里放出璀璨的光芒,“死人脸是谁?他现在在哪里?”

“死人脸就是……就是玄力。他跟我是一个小队的……”徐梅道。

话音未落,徐梅就听见黑旗媚大声吩咐外面的魔校道:“去把玄力给我叫来……记得对他客气一点!”

当李炫出现在黑旗媚的大帐外时,两个尸校看他的眼神都有点不对。

黑旗媚乃是军中的一朵娇花,无数丧尸的梦中情人。

她的大帐乃是禁地,别说普通的丧尸了,就算她哥哥黑旗辉也没踏入过一步。

可这个死人脸居然获得了青睐,马上就能踏进黑旗媚的大帐了,难怪两个尸校怎么看李炫怎么不顺眼。

不顺眼又能怎么样,天知道这家伙怎么就搭上了黑旗媚的线,居然获得了在大帐接见的恩宠!

一个尸校气哼哼的通报之后,用几乎能杀人的眼神瞪了李炫一眼道:“进去吧!”

李炫走进大帐,还不等看清楚帐内的情形,一股劲风扑面而来。

竟然是一柄利剑,黑漆漆的剑锋锐利无比,直刺李炫的面门。

李炫体内的灵力随心而动,一股腾腾的杀气勃然而起,双手化成赤红色,滚烫的如同销金化骨的熔炉,往剑锋上抓了下去!

那剑锋却是快疾绝伦,不等李炫抓到,却是剑刃一抖绕出一个诡异的弧线,从李炫的身侧撩上来,一剑顶在了他的喉咙上。

李炫呆立不动,死人脸上没有半点的表情。

持剑攻击的正是黑旗媚,一招制伏了李炫她却没有任何欣喜的神色,脸上反而露出一丝的惊讶。

黑旗媚很清楚,修士旅中多是筑基修士,大都是用来当炮灰的。

金丹修士虽然也有,数量却并不多,至于金丹后期的修士更是凤毛麟角。

本来只是想试探一下李炫的实力,没想到一试之下居然看出了李炫是金丹后期的修为,这不禁让黑旗媚对李炫高看了几眼。

“你一个散修能有如此的修为,不易。”黑旗媚淡淡的说着,将长剑收回。

李炫一言不发,也没有任何的表情,那模样真如一截木头般。

“怎么不说话?”黑旗媚问道。

“不知道该说什么。”李炫不卑不亢的道。

“那就说说你的未来吧,你是打算一直在修士旅当炮灰呢,还是想要活下来,日后做个威风凛凛的将校?”黑旗媚道。

“我是人类,做不了将校。”李炫的语气十分平静。

“你以散修之身修到金丹境界,天资应该不错。类似你这样的人才,丧尸一向十分器重。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倒是可以提携你一下。”黑旗媚抛出了一个香喷喷的诱饵。

对于大多数修士旅的人类修士来说,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脱离修士旅这个苦海,成为丧尸将校,那就等于从奴隶到将军的转变啊!

李炫却是默不作声。

黑旗媚有些不耐烦的道:“喂,你倒是说话啊。只要你点头,立刻就能成为我的近卫!否则的话,你这一辈子的修为也就到此为止了,说不定过几天就会战死在沙场上,成为一堆枯骨。两条路,你自己选择吧。”

李炫心中暗笑,以徐梅为诱饵果然奏效。

黑旗媚还真的上当了,看来黑铁光明说的没错,这女丧尸的确爱美如命,为了美丽她能做出任何事。

这种时候,李炫也不必再拿捏了。如果惹怒了对方,反倒会适得其反。

死人脸上扭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李炫用干硬的声音道:“我愿意做将军的近卫。”

黑旗媚这才露出个微笑:“哈哈,这还差不多。从今日开始,你就是我的近卫了。唔,我想想给你安排点什么工作呢……”

她装模作样的想了片刻,忽然笑眯眯的道:“听说你会炼丹,不如就给我炼丹吧。”

“将军之命,莫敢不从。”李炫心中暗笑。

“太好了,你会炼制美容养颜的丹药吗?”黑旗媚喜笑颜开。

“可以。不过手头没有材料。”李炫道。

其实李炫随身带着各种材料,可他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力气靠近黑旗媚,还不就是为了能获得一个自由行动的机会,这个时机如果不把握,那之前所做的一切岂不是白费工夫!

“你需要什么材料,咱们仓库里有的是。”黑旗媚眼睛发光,“无论要什么,都可以随便使用!”

“有一些比较特殊的药草,可能要去偏僻的地方寻找。”李炫道。

“唔,这样的话我派个尸校跟你一起去找吧。”黑旗媚微微露出失望的神情。“你要多久才能搜集齐材料?”

“十天之内,一定不辱使命。”李炫信誓旦旦的道。

“好,我就给你十天时间!”黑旗媚已经开始期待了。

一转眼的工夫,李炫跟随黑旗媚已经十多天了。

他果然给黑旗媚炼制出了一炉养颜丹,吃起来的效果极为出色,整个肌肤都散发着一股温润的光泽,就连一向对妹妹的容貌没什么感觉的黑旗辉也夸奖了几句。

李炫有这等本事,自然受到了黑旗媚的信赖。

无论她走到哪里,李炫都会跟在身后,俨然成了她的亲信。

丧尸和修士旅的修士们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死人脸不太熟悉,有的猜测他跟黑旗媚之间有男女之事,暗地里都管他叫“白死人脸”。

李炫却是完不在乎这些看法,他还在等待机会。

丧尸大军节节进逼,数日之内又攻破了两个小世界,如今已经来到了一个新世界通道口。

此地名为荒沌境,李炫乍一听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再仔细一想,顿时想起前世的一些传闻来。

居然正是这里……反正来了一趟,可以随便寻找一下那东西的所在。

如果能够找到的话,对我又是一个助力,李炫暗暗的想。

前世李炫听闻,在这荒沌境中有一座大山,下面埋藏着一个荒古神灵的遗骸。

神灵遗骸,身是宝,被一个修士偶然发现,炼制成十几件法宝,从此威震小千世界,再无敌手。

算算时间,那具神灵遗骸应该还在大山地下埋着呢,既然如此李炫又怎么能错过。

不过荒沌境可不是那么容易攻占的,此地有三个人类宗门驻扎,光是元婴修士就有三十人之多,绝对是丧尸遇到的最强大的一股反抗。

又有消息说,英魂界的混沌宗已经派遣一个化神境修士来此地增援!

一场恶战已是不可避免!

大战前夕,黑旗媚的营帐中,她正看着面前的地图,花容上略带有几分的焦躁。

帘幕掀开,李炫走进来,手中捧着一碗花草茶。这是他特制的茶饮,喝起来也有美容的功效。

闻到香气,黑旗媚抬眼看过来,总算露出一丝微笑。

“放在这里吧,今夜不用在外面伺候,你可以休息了。”黑旗媚道。

李炫却没有离开,而是用古板的语气道:“将军,请一定打下荒沌境。”

“为什么?”黑旗媚疑惑的问。

“因为荒沌境有一种特有的白玉草,如果能得到这种药草,养颜丹的功效能提升十倍。到时候,将军的容颜可以真正做到永远不老!”李炫道。

黑旗媚目瞪口呆,许久才惊呼道:“你说的是真的?”

她随即咬牙切齿的道:“一天之内,我就要拿下荒沌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