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打神鞭上面流动的光芒,李炫心满意足,这绝对是一件顶级武器,甚至可以跟大千仙界的一些法宝相提并论!

而这件武器,是他亲手打造的!

“给起个名字吧……就叫希望。”李炫喃喃自语道。

希望尽快回复实力。

希望尽快回到地球。

希望重返大罗金仙的行列。

希望,对李炫来说,它会带来希望的光芒,对敌人来说,它带来的却是死亡!

火云部落又开始了宴会,一连又是半个月。

距离上次宴会结束还不到两个月,这就又开始了,不是火云部落的半妖喜欢喝酒庆祝,实在是这种事不庆祝不行!

咱们火云部落的朋友闯过了通天塔,创造了几万年来的最高纪录,这么大的喜事不庆祝行吗?

咱们火云部落的朋友成为了炼器之神,傲视整个五轮峰界,这么大的喜事不庆祝行吗?

咱们火云部落的两位炼器师拜入炼器之神门下,日后说不定也能进入神境,这么大的喜事不庆祝行吗?

小精灵美女笑容像糖果

当然不行!

半妖本来就喜欢热闹,这下有了充足的理由,不庆祝当然不行!

更何况其他部落也跟着凑热闹,三天两头有人千里迢迢跑来拜见李炫,又是拍马屁又是送礼物,总之火云部落整整半个月的时间都没消停下来,天天都是胡吃海喝,快乐的不得了!

李炫跟着混了几天,终于受不了,把小皇帝和太后顶了上去,自己藏了起来。

虽然看到那孤儿寡母的陪着一群膀大腰圆五大三粗的半妖喝酒应酬有点可怜,可人家肯借十万大军帮们复国,陪几杯酒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吧?

李炫这样自我安慰着,就很是心安理得了。

其实他也不是一定要藏起来,只是有些事情必须及早做准备了。

半妖大军已经在准备的过程当中,再有半个月的时间就能集结完毕。

与此同时,半妖这边也在加紧建造船只,夏瑞雪也通过死灵位面和人类大陆联系上了,由云腾的海军、东部行省的一些商会再加上摩天商会各自出一部分船只,这几天就会启程往半妖大陆航行。

最快两个月,最晚三个月,经过训练的十万半妖大军就会坐上船,度过万里之遥的大海,前往人类大陆作战。

而在此之前,李炫必须先回去一趟,做好各种接应的工作。

简单收拾了一下行装,李炫正在思索还漏掉什么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进来。”李炫随口道。

门打开了,进来的是夏瑞雪。

她的脸有些潮红,呼吸微微有些急促,似乎是喝多了酒。

李炫奇怪的道:“公主殿下,怎么来了?宴会结束了吗?”

夏瑞雪没有进来,而是倚着门,身躯微微弯出一个蛊惑人心的弧度,轻声的道:“哪有这么快结束,可是我真的不能再喝了,已经醉了……”

李炫笑道:“我这里有解酒药丸,要不要来一颗?”

夏瑞雪微微眯着眼睛:“不要,这样醉着,感觉也挺好的!”

李炫古怪的看了夏瑞雪一眼,发现她今天似乎有点不对劲。

他忍不住的道:“殿下,要不要休息一下?”

夏瑞雪并没有回答,而是话锋一转道:“要回去?”

李炫点了点头道:“明天就走,有很多事情需要准备!”

夏瑞雪道:“我跟一起回去吧?”

“还是我一个人回去吧,那边的情况还不够明朗,或许会有危险。也需要在这里照顾皇帝和太后。”李炫摇了摇头道。

夏瑞雪目光迷离的看着李炫,淡淡的道:“这样哦……那一个人要小心点……”

李炫点了点头道:“放心,我知道该怎么照顾自己……”

这话说完,两个人之间似乎一下子就没有了话题,只是沉默着,让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十分诡异。

李炫觉得有点不对劲,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眼前这尴尬的气氛,正寻思着的时候,夏瑞雪终于开口了。

“我好像有点醉了,半妖的酒真是够劲儿……”一边说着,她的身躯微微一晃,居然有些站不稳了!

李炫怕她摔倒,忙过去扶,这一扶却不要紧,夏瑞雪顺势一滑,居然直接倒进了李炫的怀中!

这一刻,时间好似被施展了什么法术,一下子凝固了!

这一刻软玉温香在怀,令李炫想起了死灵位面中的那一夜,那种奇特的梦境让两个人有了某种共同的回忆,只是这种回忆一直被身份地位等等外来的因素束缚着,令他们都假装忘记了!

此时此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种回忆顿时如同干柴被烈火点燃一般,再度燃起,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夏瑞雪睁大眼睛,看着李炫,她的身躯蜷缩在李炫的怀中,只觉得分外的温暖和安全。

别看她是一国的公主,可从很小年纪开始就肩扛起重大的责任,简直喘不过气来!

每个人都敬畏她是公主,是六扇门高官,却又有谁想过她其实只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少女,也有青春的梦想,也有无限的情思。

夏瑞雪甚至曾经以为自己不会爱一个人,也不会有感情。

直到死灵位面的那个晚上她才惊讶的发现,原来世界上还真的有这种男人,能够让她死水一般的心中掀起一片微澜!

那时候的确还是微澜,充其量只是在水面上丢进一颗小石子,搅动了片刻。

可随着两个人越来越接近,李炫所做的一切都印在夏瑞雪的心头,渐渐将那微澜扩散开来,变成永不休止的风暴!

直到前一阵子的宴会上,李炫说出那句“我要当皇帝的姨父”,将这风暴一下子掀到了最高处!

看着李炫,夏瑞雪脑海中闪过两人相处的无数时光,忍不住意乱情迷的道:“不是要当皇帝的姨父吗,难道说话不算?”

李炫抱着夏瑞雪,本来就被她的美丽迷的出神,尤其是夏瑞雪半眯着美目,半是羞涩半是妩媚的样子,更是勾人魂魄!

如今听到她这番等于是表明心意的话语,李炫心中一荡,忍不住道:“殿下……”

“别叫我殿下,叫我雪儿……”夏瑞雪呢喃道。

“雪儿……”李炫脑海中所有的念头顿时消散无踪,轻轻伏下身躯。

彼此之间,早有感情基础,也早就有某种暧昧的情愫,只是碍着某些原因,他们才没有表达出来。

此刻一切的障碍都不消失不见,他们的世界之中只有彼此存在。

一切的一切都发生在无言之中,只有幸福伴随着,快乐将他们淹没!

夏瑞雪脑中一片空白,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明白做女人有多好,做一个能爱能恨的女人,有多么幸福!

不知过了多久,就连李炫也觉得有些疲惫的时候,他们才相拥而眠。

当李炫醒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夏瑞雪睡的很香甜。

“原来不是一场梦啊!”李炫还有些不敢置信。

自己居然真的要当皇帝的姨父了……李炫真是哭笑不得。

这时候,夏瑞雪微微一颤,也醒了过来。

她微睁开眼睛,忍不住羞涩起来,忙抓起被子将身躯半掩,回头看见李炫的笑脸,忍不住恼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李炫嘻嘻笑道:“真美!”

夏瑞雪气呼呼的道:“占了我的便宜,还说这种话!”

李炫苦笑道:“殿下,咱们可得说清楚,明明是酒后乱性,我还没让负责呢,就倒打一耙?”

夏瑞雪恼道:“我是公主,睡了又怎样!”

李炫就“哭哭啼啼”的道:“那得对我负责一辈子啊!”

“噗嗤……”看到李炫的演技,夏瑞雪不禁笑出声来。

李炫也变了脸道:“既然不肯负责,我就报仇了!”

夏瑞雪挣扎了几下,就任由李炫“报仇雪恨”了!

终于两人消停下来。

夏瑞雪道:“说要我对负责一辈子,那其他的女人怎么办?那个美娜,还有罗莉,都舍得吗?”

李炫脸色微微一变,之前太荒唐了,居然都忘记自己还有两个“女友”呢!

见李炫这副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夏瑞雪叹口气,将头挨在李炫的胸口柔声道:“这也不怪,是我主动勾引的……大不了……大不了我跟她们分享就是了!”

李炫吃了一惊,跟其他女人分享?这还是夏瑞雪吗!

夏瑞雪笑笑,说道:“总而言之,别想甩掉我了!”说着却又脸红起来,不敢直视李炫。

女人就是这样,无论平时是什么样子,一旦跟男人有了亲密关系就会变得完全不同了!

别看夏瑞雪是公主,毕竟也是个普通女人,这一刻她觉得只要能跟李炫在一起,牺牲多少也无所谓!

再甜蜜的时光,也有结局。

再美好的相聚,总有分别。

李炫离开的日程又拖延了几天,每天都跟夏瑞雪混在一起,品尝了无限的快活。

三天之后,他却实在无法再拖延下去,只能不舍的告别了夏瑞雪和半妖大陆的各位,一个人踏上了回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