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哨的马车驶进了城市,在这斯通古城里,它是那么的鲜艳。

“让开让开!别挡道!”

熊一般强壮的车夫对行人大吼着,不想惹麻烦的市民纷纷避开,惊愕地看着这个蛮横的外来者,然而马车的速度极快,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来得及躲开。

“呼!吁!!”

一位载着一车麦子的老人慌忙拉住缰绳,想要移到路边,但是对方的速度太快,加上他的马上了年纪,体力有些跟不上,这一下子迎面撞上了。

顿时路人的惊呼声,马匹的嘶吼声还有车厢碰撞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场面混乱不堪,那位六十来岁的老人一下飞了出去,直接摔在了地上,所幸的是,他并未被马匹或者车轮压到,只是身体受了点皮外伤。

“爷爷!”

突然,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从装满麦子的车厢中跳了出来,连忙扶起老人。

那花哨的马车并无大碍,几批骏马强壮有力,压根没把这次冲撞放在眼里。

那凶神恶煞的车夫一把甩过缰绳,一股怒气地翻下马车,指着地上的二人痛骂:“不是让你们让开的吗!傻站在这挡什么路!”

“干嘛了!干嘛了!什么动静!撞了哪个不长眼的吗?”

就在此时,花哨的车厢中走出了一个花哨的人,斯努基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他那独树一帜的外表立马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与那些穿着千篇一律的商人相比,他这独特的风格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海边的清纯美女唯美大片写真

“是他们挡了我们的道。”

车夫回头说道,斯努基看了地上的两人一眼,随后转过身,检查自己的车子有没有受损。

老人在孙女的搀扶下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虽然心中充满了愤怒,但并未像孙女那样表露在脸上,怒瞪着那两人,只是心平气和地开口说道:

“二位,讲道理,我们在路边走得好好的,你们突然逆行撞上来,这有点不大对吧。”

此时检查车厢的斯努基眉头下沉,他以脚跟为原点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身,像是跳舞一样伸出右手,指着老人。

“老头!你想说这是我们的错吗?你是不是还行敲诈我们一大笔钱?”

他如此喊道。

闻言,老人苦笑着摇了摇头,说:“我并不需要你们赔钱,可至少有个道歉吧。”

“道歉?哼!道歉的是你们这群贪得无厌的吸血商人才对!”

然而对方的回答让周围大跌眼镜,只见斯努基叉着腰皱着眉,喊道:“你们看看这路都烂成什么样了!哼!全都是你们这群商人天天驾着车走烂的!而且你们并未因此而付过一丁点责任,我问你们,你们的良心就不会痛么!”

老人露出了困惑的表情,说:“可这跟我们这此意外有什么关系。”

“啊?如果这条路是好的,你觉得我们还会撞上?你看看你们,一辆小破车就装这么多东西!”

斯努基说着来到那倒在地上的一袋袋麦子面前,用脚踢破了一包麦子。

“住手!这是我们村子人筹钱买的!你住手!”

少女冲上来想要将其推开,然而一个高大的黑影挡在她的面前,那就像一堵高墙挡在了她的面前,她愣了一下,被那凶神恶煞的车夫吓得后退了两步。

“哼!所有人听着,从今天开始,只要是走在我斯通古城的道路上的,全部给我交道路使用费!那些驾车的,都给我交道路损坏赔偿费!老头!你是第一个交的,把这些麦子带走!”

斯努基喊道,车夫弯下腰,两手一兜,直接就抱起了七八袋麦子,直接向自己的车厢走去。

“你!你们这是抢劫!守卫!救命啊,来人啊!拦路抢劫啊!”

少女高喊道,老人向着众人求救:“各位,请帮帮我们。”

她的高喊声引起了护卫的注意,一队人马立马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都在干什么!”

带头的护卫队长怒吼挤开人群,他看到了满脸泪水的少女,和一脸无助,浑身是伤的老头,一下怒火中烧,看向那两名歹徒一样的人。

“放下!不然让你在监狱里待上半年!”

他指着斯努基的脸大喊。

“竟敢光天化日在我斯通之城抢劫!给我拿下他们!”

“你们敢!”

斯努基瞪大着眼睛怒吼,然而没用,六七个人早已冲了上来,就在此时,那车夫扔下手中的袋子,啊的一声呼出一巴掌,竟然挂起了一阵可怕的风,竟然吹飞了上前的护卫和围观的部分人群。

他力大无穷,一手一个抓起地上的守卫,随手一扔将其抛到了天空。

守卫队长惊愕了一下,但他看准时机,突然拔出手中的剑,快速冲上前,一剑刺向那大汉的大腿。

然而……

“啊!!!啊!!”

守卫队长的右手如同麻花状一样扭曲,关节处还有一个手掌的印痕,少女瞪大了眼睛,一脸绝望地看着这一切。

那一剑的确刺中了,但那人的身体如同钢铁一般硬朗,居然弹开了那一剑。

“不长眼的饭桶!也不看看我是谁!”

斯努基咬着牙笑着走到守卫队长的面前,对方因为疼痛而跪倒在地,眼睛布满了血丝。

“我!是阿卡斯的外甥,斯努——基!!在我舅舅阿卡斯不在的时候,按照帝国法律,斯通古城的临时领主就是我!我是唯一的继承人!所以,你们这群饭桶好好睁大眼睛,看清楚你们主人的脸!”

他那怪异的说话方式传达到了所有人的耳中,一些上了年纪的市民回想起来了,阿卡斯好像的确有那么一位不正常的外甥,只是在十年前就被他送到路亚斯帝国就读贵族魔法学院。

斯通古城的人都知道阿卡斯是一位非常专情的男人,他的爱妻亡故后,一直未娶,也未传与任何异性的绯闻。而他本人没有子嗣,只有一个由亡妻带回来的外甥,他也将其当作儿子培养,并曾经想让其作为继承人而付出不少努力。

只是……他的努力白费了。

现在,他不知道为什么又回来了,还带了一个不像人类的手下。

他本来所说的道路费没人当真,但现在,人群中一下出现了恐慌。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