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拉开心地抱住了清雅:“我就知道你深明大义,一定会答应的!我可不是跟你抢人,是你自己愿意的!”

“嗯!”清雅笑了。

她跟贝拉一起,趁着夜里进了小玟的房间。

清雅给贝拉的建议是:“果果是个头脑清楚的姑娘,她既然知道方沐橙的事情,就会誓死守护他的秘密,即便是亲妹妹也不会说的,她分得清轻重,所以我们要把小玟叫出去,单独跟果果说!”

于是,她俩进去之前,倾慕跟倾蓝联合起来,把小玟叫上去,让她带孩子,照顾圣宁。

而且倾慕他们看似在楼上斗地主,实则是守着小玟,不让她这么早下去。

房间里,清雅跟贝拉温柔地给果果加油打气。

果果一听,原来上面都知道了,她隐忍多日的泪水再一次落下来。

清雅抱住了她:“乖,不哭不哭,我们果果最懂事,最坚强。我们大家都会支持你,会保护你跟宝宝,你不要哭。”

果果是连夜被送走的,幻天阁那边已经布置好了,她还是住在她之前的房间里。

清雅没有出门,因为晚上看不见。

是贝拉跟迩迩一路送果果过去的。

麻花辫小萝莉居家唯美写真集

迩迩在整个幻天阁布下了结界,安顿好之后,这才把小玟也送过去。

他们对小玟说,让小玟在这里照顾果果,因为他们知道果果怀孕了,但是皇后仁慈,恩准她在这里将孩子生下来。

只是,毕竟关系到姑娘家的声誉,所以交代小玟暂且不要将果果怀孕的事情传扬出去,一切等着孩子平安出生再说。

小玟心里感动,悬着多日的心也放下了。

她也是提心吊胆,就怕主子们发现姐姐怀孕了。

幻天阁有小厨房,甜甜一日三次会过来帮着做好膳食,但是夜里如果她们饿了,就要自己在小厨房里弄点吃了,因为甜甜不在幻天阁留宿。

冠家姐妹已经非常感激,对此没有任何异议,只是觉得让甜甜每日辛苦早出晚归,心里过意不去。

贝拉笑着道:“你们别觉得过意不去,真的,我看啊,她求之不得呢,因为我已经听见豆豆哥说,明天一早接了她过来,晚上再接她回来。”

原本这两人工作都忙,彼此约会的时间很少。

但是现在,每天有机会手拉着手迎着日出而去、披星戴月而归,稍微憧憬一下就会觉得很浪漫。

尤其是晚上,如果主子们没事召唤的话,他俩还能在路上腻歪腻歪,看看宫中雅致美景,花前月下,岂不美哉?

贝拉跟迩迩回到寝宫。

刚回倾慕套房,就听见掠影哑声对着倾蓝恳求道:“殿下!掠影求殿下了,果果到底在哪儿啊?让掠影去看看她吧!”

倾蓝没见过这么傻的小伙子。

这会儿见掠影对果果用情至深,倾蓝心中分外自责!

当初在普吉岛,如果不是他对掠影说,可以试着追求一下果果,掠影也不会将果果放在心上。

清雅头疼地望着他:“你这个傻小子!

果果刚才明确地跟我说了,她身体不舒服,就想安安静静住一阵子!

你这段时间,每天这个汤那个汤的,一个劲往楼下送,果果原本还能在下面好好休息,结果被你一搅和,她住不下去

了!

她是因为不想你再执迷不悟才搬走的,而且你的行为对她不是照顾,而是负担,是压力!”

“王妃!”倾蓝心疼掠影,望着清雅:“王妃不要这样说。”

清雅翻了个白眼,气道:“不这样说怎样说?让这小子自欺欺人下去?

越早让他死了心认了命,他就越早能走出来,越早能拥有崭新的未来!

失恋而已,又不是失命!人家离婚的还能活得好好的,他高高大大的男子汉有什么走不出来的?”

清雅起身,走到掠影面前:“你丢不丢人?

你家人还以为你跟了康贤王成了气候有出息了,但是你现在一个堂堂男子汉,为了一个不喜欢你、躲着你的女人而下跪请求!

你不丢人,我替你父母丢人!

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