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很气愤,朱一峰却如同个被惯坏的孩子,一点都不以为然。

“你们吵什么吵啊?”朱一峰振振有词道,“我做错了什么吗,不就是压坏一些烂草吗,大不了罚我钱呗。三百还是五百,我认罚!”

“还有。”他又指着救援队员们道,“别以为把我们救出来就了不起,不然你们把我送回里面去,我自己走出来。”

救援队员们气的浑身发抖。

围观群众们也怒不可遏,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

叶薇然和唐雅欣也是气的咬牙切齿,她们出身豪门,却从来没沾染豪门的张扬气质,从来都是与人为善。像朱一峰这么跋扈的人,她们也是大大的看不惯。救

忽然,一个烂番茄从人群里飞出去,“啪唧”打在朱一峰的脸上,红色的番茄汁顺着他的脸淌下来,狼狈不堪。

朱一峰目瞪口呆的大叫道:“谁,是谁干的?”

“啪”,又是一个鸡蛋敲在他的后脑勺,蛋白蛋黄稀里哗啦的流淌下来,简直就像是梵高的画作。

“是谁?”朱一峰猛地回头。

所有人都很默契的没说话,然后各种杂物噼里啪啦的丢过来。

废纸,各种吃剩的食物,刚脱下来的鞋子,臭烘烘的袜子,矿泉水瓶,手里有什么扔什么,简直就是把朱一峰当成了垃圾桶,反正这人就是一个纯正的垃圾,大家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小怡的性感私房

“乒乒乓乓”,朱一峰一开始还叫骂几声,很快就被打的满头是包,满身臭不可闻。

“救命啊,救命啊!”朱一峰惨叫道。

谁会救他?

大家恨不得打死这种无耻之徒。

救援队员们当然也不会救,他们的职责是救援在野外遇到危险的人,这种情况不包括在内。事实上他们不跟着上去踩几脚已经算是人品高尚了。

保护区的管理员们也不会救,这是孙主任的小舅子,又不是他们的小舅子。

等众人出了气,朱一峰浑身上下已经挂满了垃圾,臭的像是刚从下水道里捞出来似的。

各种手机又是咔咔一顿拍摄,发到网上去,这回朱一峰想不红都不行了。

这时候,一群管理员又冲过来,为首的正是景区管委会主任孙宪。

一看到孙宪,朱一峰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姐夫,快救救我啊,他们一大群人欺负我。我不就是压坏了点烂草吗,凭什么这么对我啊!”

孙宪怒道:“你们想干什么!”

谁也不想惹麻烦,反正朱一峰也受到了教训,众人哗啦啦的散去。

叶薇然和唐雅欣还气不过,却被李炫拉走了。

孙宪走到朱一峰面前,也忍不住的捂住鼻子道:“我早就告诉你不要胡闹,赶紧去我办公室洗个澡!”

“孙主任,他们进保护区的事……”有人问。

孙宪一瞪眼睛:“那种小事,你们随便处理一下就行了。”

没人再敢说什么。

景区管委会办公室,朱一峰足足用了半瓶沐浴乳,才算洗完澡,可是走出浴室的时候,身上还是弥漫着一股臭烘烘的人渣味道。

“姐夫,我今天吃了大亏,你得替我报仇啊!”朱一峰气哄哄的道。

孙宪冷哼一声:“报仇?你惹了多大乱子知不知道,现在网上都传遍你们的视频了!”

朱一峰撇嘴道:“网络上都是键盘侠,能把我怎么样。”

孙宪看着这个纨绔的小舅子就头疼,摇头道:“现在舆论不太对,你拍个道歉视频吧。态度要诚恳一点,糊弄糊弄他们就算了。”

朱一峰很不情愿,却还是跟车队的一群人拍了个视频,对保护区道歉,并且表示要赔偿造成的损失。

天蓝救援队那边,朱一峰等人也给伤者大刘送去五百元感谢金,不过大刘没收,直接把钱丢出病房。

朱一峰捡起钞票,不屑的道:“不要拉倒,正好哥几个吃烤串去。”于是一行几辆车,浩浩荡荡的跑去兴湖景区外面的一个烧烤店,点了一大堆烤串,胡吃海塞起来。

……

同一时间,李炫等人乘坐大巴车,行驶在回安州的途中。

同学们几乎都目睹了刚刚的一幕,还在愤慨的讨论着。

叶薇然最气愤:“那个朱一峰真是太无耻了,人家救援队的人为了救他差点牺牲,他连一声谢谢都没有,还嘲讽人家。我刚刚恨不得给他两个耳光。”

唐雅欣也愤愤的道:“这些人一点公德心都没有,保护区的自然环境是大家的,他们随意践踏也就算了,还一点悔改的意思都没有。”

叶薇然道:“最可恨的是,他居然说没有救援队自己也能走出来,还让救援队把他送回里面去。天啊,这种人真是太人渣了!”

唐雅欣恨恨的道:“难道就没有人能收拾一下这种人渣吗?”

李炫忽然笑了笑道:“我听说,兴湖有一个湖神叫秃尾巴老李,行云布雨,惩恶扬善。朱一峰他们作恶多端,或许湖神会显灵惩罚他们呢。”

叶薇然撇嘴道:“怎么可能,那都是神话传说。”

众人也都纷纷摇头,感叹社会不公,明明是犯了错人的还那么嚣张,还没有人能奈何得了他们。

当晚,兴湖景区的旅馆出了怪事,朱一峰车队一行十几个人住在这里,结果大半夜的忽然都失踪了。

查遍了整个景区,也调阅了监控,都没发现他们是如何离开的。

直到调查到一个很隐蔽角落的监控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监控画面上,隐隐约约出现了一条龙,四只龙爪抓着朱一峰等人,腾云驾雾的往保护区深处而去。

“秃……秃尾巴老李?”孙宪呆若木鸡。

虽然湖神的传说古已有之,可孙宪根本不相信。

可如果不是秃尾巴老李,画面上的龙又会是谁?

难道真有湖神,真有秃尾巴老李?

可他为什么会把朱一峰等人抓走,又抓到哪里去了?

这事要不要报警,跟警察怎么说,难道说有条龙把我小舅子抓走了?

并没有人知道,在保护区的深处,荒滩野岭之中,朱一峰等人看着黑暗中一双双幽暗碧绿充满野性的兽眸,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求仁得仁,求锤得锤,他们真的被送回到迷路的地方了,至于能不能自己走出来,那就看他们的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