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场瞬间爆发大混战,黄色的圣王境灵气光芒简直就像一个耀眼的大光球,很难让老百姓看到那光球中到底是谁输谁赢的。

反正一开始就有弟子被抛出了比赛线,还有惨叫声,吼叫声。

这其中五彩的光芒很是显眼,只见五彩光芒所到之处,都是娇喝声不说,就有弟子连续被抽飞。

就好像是空中飞人似的。

观众席上惊呼连连,从看到抛出来的弟子服饰来看,居然是五宗的人数都要多,很多都是被熙月菱的五彩鞭抽飞出来的。

熙月菱的神识攻击之下,一鞭子下去就好几个,谁叫他们脑子会一下子剧痛,导致防御失误。

“大家小心神识攻击!”五宗弟子大叫。

“哼,小心有用吗?”熙月菱好笑,她是九层巅峰神识,就算防御了,那又如何?

“上,先干掉这小丫头!”武商宗的九层巅峰弟子,瞬间两个飞射而出,蓝天宗也有一个加入,三人直接都是兵器朝着熙月菱身上招呼。

“保护熙月菱!”点灯宗弟子谁叫喊一声,瞬间分出两个九层巅峰,拦住了扑向熙月菱的两人。

青莲宗的王升日师兄更是守护在熙月菱旁边,他手中是元尊境的兵器,所以也算无往不利。

不过武宗的人数比三宗多了二十人,九层巅峰的多六七人,三宗受伤的弟子也开始被淘汰出去了。

清纯型脸蛋冷艳御姐粉色反差房间拍摄写真

“苗师弟!”突然点灯宗的一个弟子痛苦的大叫,“苗师弟!古云,居然敢杀人!我跟拼了!啊!”

原来是武商宗的古云一剑刺中点灯宗一名八层巅峰的苗师弟,导致一剑命中了心脏,直接毙命。

很多弟子都稍微停顿一下,转头看去,因为没想到出现死人的事情。

古云其实是想冲击墨炎烈的,但被拦住,满腔怒火的他,根本压制不住他昨日所受的愤怒,所以才会杀人。

他此刻脑海里还是昨日那些人讽刺他的声音,本来他应该是第一名的,结果他失败了,被师兄弟们怪罪,被院长责备,还被全部百姓嘲笑。

这已经成为他的一个心魔一样,今日的比赛,他内心深处的恶魔就告诉他,一定要杀了墨炎烈,只有杀了墨炎烈,他所受的一切痛苦就会消失。

所以拦住他的弟子不是伤,就是像这个苗师弟一样,直接死去。

“什么!赵院长!什么意思!”点灯宗孙院长瞬间怒怼赵院长。

赵院长也有点郁闷,他是想赢,但也没想到古云会杀人家弟子。

“孙院长,这是比赛,刀剑无眼,们那弟子也是不自量力,去拦古云,就只有死路一条。”赵院长冷笑一声。

这两人他受得气也够了,不就是杀人吗?他最希望有弟子能杀了熙月菱和墨炎烈!

孙院长气到不行,拳头紧握,虽然比赛场上死弟子的事情也没少发生,但这个古云也太欺人太甚,明明实力高一层,可以重伤对手,却扁扁要杀人。

简直不把他点灯宗放在眼里。

熙月菱那边听到点灯宗弟子的痛苦呼唤,看过去就看到一个弟子已经倒在血泊中,胸前的那个血窟窿特别明显。

那张苍白如纸的小脸上还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也许他也没想到古云居然这么心狠手辣。

那边刚惨剧发生,这边青莲宗的叶海涛也被砍中了胳膊,惨叫一声。

“叶师兄!”温浩连忙去救。

“杀了他们!”武商宗的安鹿顿时愤怒地大叫,随即就朝着两人劈过去,其他人也纷纷扑上来。

熙月菱顿时怒吼一声,一把银针瞬间飞出。

“小心暗器!”有弟子大叫地翻滚倒退。

但熙月菱这银针还是刺中不少弟子,只要他们有放松的一下,这边三宗弟子就会反扑,压力也会少很多。

半个时辰之后,比斗场上已经血迹斑斑,每个弟子身上的服饰都是大面积血迹,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受伤弟子无数,死了苗师弟一人。

“受伤的弟子退出去!”熙月菱对三宗的弟子说道。

点灯宗和北斗宗的受伤弟子看看他们各自的领队师兄,师兄都点点头,他们才退了出去。

因为实在受伤很惨,有的手臂都能见骨见肉,就是不敢吃药。

“温浩,嘉师兄,们五人都退出去疗伤,不用担心,对手已经不多了!”熙月菱看看青莲宗有五位弟子受伤,叫他们出去疗伤。

“不,小师妹,我们还可以再战!这帮人太可恶了!”嘉师兄立刻道。

“对,我也可以的!他们还有不少人呢!”

“没事,我们会收拾他们的,下去疗伤,听话。”熙月菱立刻再说一次。

“小师妹……”那五人都不想退出去,但被熙月菱一瞪,只能离开。

熙月菱随即转头看向点灯宗和北斗宗道:“们两宗受伤的也退下去疗伤吧。”

“我要为苗师弟报仇,我要杀了古云!”点灯宗的师兄眼睛都红了。

“肚子上的伤要立刻疗伤,不然会废的,放心,我会杀了古云为们苗师弟报仇,我说到做到。”熙月菱看着那师兄说道。

那师兄一愣,一手还捂住肚子,手指里都还有鲜血溢出来,但看向熙月菱的时候还是非常感动。

“多谢。”那师兄最终抱拳,随即跟着伤弟子退出去。

北斗宗也退出受伤的弟子,最后三宗加起来剩下十人。

而对面,一部分伤者也已经退出去,还有被打出去的,剩下二十人。

如此一比较,似乎熙月菱这边三宗还强过对面。

但对面剩下二十人都是九层巅峰,而且十人拥有元尊境兵器。

熙月菱这边剩下十人,除了她和墨炎烈,也都是九层巅峰,不过只有五个有元尊境兵器。

对面古云显然成了他们的领队人,直接怒光恶毒地盯着墨炎烈。

“我倒要看看们剩下十人还怎么赢!”

“古云,从现在开始,的对手是我!”熙月菱突然指着古云说道,随即转头对剩下八人道,“们尽量不要硬拼,我和墨师兄会尽快搞定他们,务必先保护自己,团结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