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抬头望向皎洁的明月,双手插兜,微微缩着脖子躲避冷空气往脖颈里钻,轻声呢喃:“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秦宴没有坐牢!

我是不是哪里搞错了,秦宴坐牢时间也许在未来三年后呢!”

上辈子,她二十岁嫁人,二十三岁坐牢,死在二十六岁。

她现在还没过二十一岁呢,就算秦宴真进去,也不是现在!

不行,她要阻止秦宴再傻一次,这是她上辈子唯一欠的人了!

她想还恩!

宋辞低头去看自己脚尖,对在一起,这脚踩下那只,那只又踩回来。

“秦宴,许星辰,诶……”

她想不通两人的关系,正准备转身回去找霍慕沉,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她条件反射的摁通。

“喂。”

清新淡雅气质美女唯美写真摄影

“是宋辞?”

“找我有事?”

“我是姜锦城的太太,我叫许星澜啦~我要和见个面,就在明天晚上六点的华言居吧。明天要是有什么事记得全都挪开!”

听听,这口气,多娇气多霸道!

只可惜,宋辞也是娇气小公举,可不是她的撒娇对象。

“我要是不挪呢?”

“我让挪就挪,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心疼可爱的女孩子呢!”

宋辞:“我心疼可爱的,但不是心疼的矫情。对了,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啊?”

“什么?”对面的女孩子很娇蛮任性,听声音还真矫情。

“贱人就是矫情啊!”宋辞声音很软,又很气人:“我又不是老公,干嘛要心疼啊,还有算哪根小蔫吧葱,我干嘛要用下锅做菜!

连被我炸和炒的机会都没有!”

许星澜大抵是一直都被姜锦城和家里人宠着,从来都是无法无天,说话也刁蛮任性,第一次听到有人还敢拒绝她,一时间都接受不过来!

“凭什么不答应我的命令!我从小到大要什么,锦城哥哥都会帮我得到。我锦城哥哥想要和合作,应该是们觉得走运才对,凭什么不答应?”

“我凭什么要答应呢!我就是不想和姜渣渣合作,能把我怎么样?有能耐,从电话那边跳过来,咬我啊!”

“!简直不可理喻!”

这还真是天生的胸大无脑!

许星澜骄纵道:“锦城哥哥的姜家,知道么?那可是海城里的龙头家族,只手遮天,不比们M&R差,而且锦城哥哥在锦城还有人脉,和们合作真是瞎了眼!现在们不知道感恩戴德,还一直在哪里抱怨控诉,说,们是不是眼睛瞎了啊!”

宋辞听完后,真是又开心又想坏坏的笑。

这……真是天生一对,老天爷真会安排命运,让许星澜配姜锦城,就这么一个骄纵的大小姐,绝对是许星辰的助攻,把姜锦城这辈子都拖下水!

她貌似很期待许星澜把姜锦城弄得破产倒台!

在许星辰这件事上,她只站许星辰!

“那们可别眼睛瞎,还是不要和我们合作了吧,我怕伺候不好您这位大小姐,拉低锦城哥哥的身价!”

许星澜听得舒服点,嗲声嗲气的说道:“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伺候不好我。反正我也不用们伺候,我就只要锦城哥哥就好了。

那既然都知道配不上我们,那我锦城哥哥不惜自降身份和合作,也没什么理由拒绝,那这件事就先这么定了!

还有啊,锦城哥哥要和们提出什么意见,还有什么合同条例啊,都不许拒绝,别惹我锦城哥哥生气,听见没有!”

这还真是妥妥的大小姐脾气!

有些人真是没大小姐的命,还有着大小姐的脾气!

“我说听见没有,是耳朵聋了嘛?要是在我家当佣人,这个样子心不在焉,都是要被打嘴巴的,我现在不打,都要向我感恩戴德!”

许星澜理直气壮的说道。

宋辞坏坏的一笑:“那我就不感恩戴德,能把我怎么样?我非但不感恩戴德,我还能保证,下次敢在我面前这样说话,我一定会打的连锦城哥哥都不认识!”

宋辞是真的甜,长的是真清纯可爱,一挑眉,一转眸都是灵动劲儿,但也是真的不傻,可不想某个人装出来的嗲!

“,……”

“我我我,我怎么了……呦呦呦,某个人原来是个小结巴啊,连话都说不利索,就敢来教育我,是不是有点太不自量力了呢?”宋辞微微拉长后音,十足十的嘲讽许星澜的愚蠢。

她真不知道,许星澜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而且姜锦城喜欢的女人居然是这一货色!

难不成那种精于算计的男人就喜欢这种没智商,特别蠢的女人,才能衬托出他的绝世聪明吗?

宋辞撇撇唇,冷笑一呵。

她是天使的外表,恶魔的心。

“,……不讲理,我要让锦城哥哥收拾!”许星澜娇哼道。

这大小姐脾气还真是和前世被催眠后的她一毛一样,一样的没脑子,蠢到死了!

宋辞冷笑:“那让的锦城哥哥来喽!”

“我现在就让锦城哥哥来!”许星澜快被气哭了,转头就看到急匆匆归来的姜锦城,直接朝他扑过去,哭诉道:“锦城哥哥,宋辞她嘲笑我,还骂我,一定要帮我做主啊!”

姜锦城眯眸:“她主动欺负?”

帮助许星辰对付他,现在还来欺负他的人,这女人真是找死!

“是的是的,一定要帮我骂她,还要狠狠教训她!”许星澜娇气任性的嘟嘴道。

“我来接电话。”姜锦城把电话拿走,对电话那端说:“宋辞?”

“怎么,为的小娇妻出头,来找我麻烦了?”宋辞可不惯他们臭毛病,冷冷回呛。

“敢欺负星澜?”

姜锦城游走在危险边缘。

宋辞握着手机,顿了几秒,毫不犹豫的跑回去,直接打断霍慕沉开会,朝他怀里一扎,埋在里面就不出来,还把手机外放扔给他。

霍慕沉遒劲有力的长臂稳稳搂住她纤腰,又一只手准确无误的抓住手机,刚好听到姜锦城说:“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