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在武魂本源接触到赤炎地火本源的一瞬间,赤炎地火火苗猛得一阵抖动,秦朗大骇,连忙放缓二者融合的速度。

好在赤炎地火本源只是抖动了一下便再次恢复了正常,武魂本源与赤炎地火本源渐渐融合在一起,并没有发生异常,整个过程异常顺利。

“叮!”

一股火焰融入灵魂的玄妙感传来,秦朗发觉在这一瞬间,赤炎地火仿佛成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自己可以清晰感应到它在丹田内的状态!

“轰!”

一股精纯的火焰能量从赤炎地火散逸而出,真是融合过程中秦朗无法吸收的火属性精纯能量!

这些能量对火属性武者的益处比火精、灵石还强大百倍,正好可以用来提升实力!

将储物戒内所有的灵石部拿了出来,立刻运转焚天神火诀,疯狂吸收那精纯的火焰能量!

在两者共同作用下,秦朗的实力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飞速提升!

武士三重中期!

武士三重后期!

纯美靓丽小妞

武士四重!

武士四重中期!

武士四重后期!

武士五重!

武士五重中期!

武士五重后期!

最后随着身前最后一块灵石和体内最后火焰能量被吸收,秦朗的实力突破武士五重后期,达到了武士六重!

融合赤炎地火,让秦朗的实力直接从武士三重提升到了武士六重,连升三级!

“噗!”

心念一动,一道赤色火焰猛得从掌心升腾而起,,狂暴的火焰能量在其中若隐若现,正是赤炎地火火焰!

“去!”

手臂一挥,掌心赤炎地火直接向溶洞一块粗壮的巨石席卷而去!

“滋滋滋!”

坚硬的巨石发出不甘的声音,几乎一瞬间就被灼烧成虚无!

地火火焰之威,果然不是一般的恐怖!

突然,溶洞顶端一阵波动,一道影子再次掉下,秦朗以为又是一只神秘生物,正欲祭出万年寒冰玉床,陡然发现那道影子竟是一名穿着白衣的年轻武者!

实力起码达到武师境界,能够在身体表面布出护体罡气,隔绝焰浆炽热的温度,才能从焰浆内直接进入到这里!

看到这名年轻武者第一眼,秦朗知道恐怕纵然融合了赤炎地火,自己也不会是此人的对手,悄悄退到来时的通道口,随时准备离开。

“咦,有人?”刚刚落下的年轻武者看到秦朗也露出一脸意外,显然没有料到这溶洞内会有人。

目光习惯性扫向溶洞中间的赤炎地火,却发现那里空空如也,年轻武者双眼骤然瞪得浑圆,猛然看向秦朗,“你融合了赤炎地火?”

“这位朋友,你看我这样子,像是能融合了赤炎地火的人吗?”

秦朗摊了摊双手,装作一脸无奈状。

“嗯。你如此弱的实力确实不可能得到赤炎地火。”年轻武者点了点头,秦朗心中一松,正欲借机开溜时,年轻武者鼻子一嗅,陡然话锋一转,大喝道,“不对!你撒谎!空气中还残留着赤炎地火的气息,说明它刚被你收走,差点被你骗了我!既然如此,你乖乖跟我走一趟吧!”

年轻武者一步步逼向秦朗,厉喝道。

心中却是泛起了惊涛骇浪,多少强者来这里都铩羽而归,无法融合赤炎地火,这少年看上去只有十五六的样子,实力也仅仅是武士境界,竟然成功融合了赤炎地火,实在让人不敢相信!

“你哪只眼看到我融合赤炎地火了?而且你算什么东西,我凭什么要听你的话,跟你走?”

秦朗冷哼,这年轻武者说话非常嚣张,就差往脸上刻几个大字“老子天下第一”了!

“既然你不配合,那我只能用强了!”

年轻武者手掌一挥,一记掌刀破空而来,速度快如闪电,秦朗只觉眼前一闪,甚至没来得及祭出黑色眼轮武魂,那记掌刀已经冲到眼前!

秦朗大骇,连忙侧身扭头极为惊险躲过年轻武者这记掌刀,但脸颊却被掌刀带起的起劲划破,出现一道醒目的血痕!

这年轻武者一出手,秦朗就可以断定,他的实力是一名武师,而且还是一名武师后期的强者!

“刚才一击只是小小惩罚你一下,识相的话就乖乖跟我走,否则的话,我只能斩断你双手和双腿,再带你走了!”

年轻武者一脸傲然,冷喝道。

“我不是他的对手!以我的速度跟逃不掉,但是更不能跟他走!”

秦朗一脸凝重,手掌不着痕迹将之前差点用掉的三品符篆冰爆符握在手中,一步一步向年轻武者走去。

“哈哈,早这么听话不就对了!”

年轻武者大笑,然而他话未说完,陡然发现一道白芒冲向自己,瞬间极度冰寒的气息汹涌而来,瞬间将他冰冻!

年轻武者面色大变,浑身灵力迅速形成无数道锋利的刀刃,疯狂旋转起来!

“我艹!三品冰爆符竟然只是把他冰冻,根本没有爆!这货不是一般的武师九重巅峰!”

秦朗双眼陡然瞪得浑圆,发现对方灵力疯狂催动下,冻结他的巨大冰块正在被飞速破解!

“小子,等我出去,定断你四肢,挖你双眼!”

年轻武者眼中满是怒火,竟然差点着了一名区区武师的道,这让他十分愤怒!

“哼,等你出来?恐怕你没有机会了!”

秦朗手掌一翻,在年轻武者惊恐的目光中,手中骤然升腾起一股狂暴的火焰!

“赤炎地火!你果然真的融合了赤炎地火!”

看到秦朗手中的赤炎地火,年轻武者眼中满是惊恐之色,自己被冰冻住,完无法躲避,秦朗只要祭出赤炎地火,自己完就是靶子,随便任由秦朗火烧!

“下辈子做人眼睛睁大点,不要总是这么嚣张!”

秦朗手掌挥出,手心的赤炎地火汹涌而出,疯狂的火焰直接将被冰冻的年轻武者席卷,后者甚至没来得惨叫便直接被烧成虚无,尸骨无存!

“弟弟!”

又是一道人影凭空出现,满溶洞张望,寻找之前那名年轻武者的身影,发现并没有人,感受到空气中炽热的能量,眼眸一眯,怒喝道,“是你杀了我弟弟?”

看到几乎与之前那年轻武者一模一样的容貌,秦朗心中哑然:“又来一个一模一样的,这是双胞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