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宁深呼吸,望着星空:“我有点累了,先回去休息。

明日早上八点在湖边,想必大头叔叔会把他押过来的,到时候,你帮我教他一日吧,等他不再那么排斥了,我再慢慢教他。”

迩迩望着她,笑的温柔:“好。”

话说玄心在天台上哭了一小会儿便飞走了。

因为老祖宗在异世研制出一种药物,让她专门带给夜康夫妇的。

她今日在特工局见过勋灿,却是没敢给他,毕竟这种事情,她不确定勋灿是否知道。

擦干眼泪,收拾好心情,玄心立即展翅升空,朝着春阁飞翔而去。

当她抵达春阁的时候,学着父亲当年在春阁空中嘶哑啼鸣,春阁里的夜康夫妇齐齐震惊!

玄心归来的事情,勋灿还没来得及说。

因为勋灿此刻还没回春阁,他的事情太多,总是忙到很晚。

当夜康试探性地打开窗户,但见一道矫健的鹰姿蓄势待发而来!

为谁钟情的纯美女孩

夜康大喜:“功德王!”

今夕也冲过去瞧着,却又被夜康搂住腰肢往边上退开!

那鹰姿蓄势待发直抵夜康书房!

落地为人的那瞬间,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眨巴着一双灵动大眼出现在夜康夫妇面前。

夜康懵了:“额,姑娘……”

玄心上前一步,对着夜康夫妇作揖:“玄心见过哥哥嫂嫂!”

“玄心!”

“天啦,玄心!”

夜康夫妇仔细辨认她的小脸,发现她真的跟之前的玄心长得很像,惊喜不已!

一番寒暄,三人都在沙发上坐着,玄心也讲了今日与勋灿在特工局见过的事情。

之前因为流光的半仙体质,今夕从来看不出流光的心思。

但是,今日见了玄心,今夕一眼就看出这一天里玄心都经历了什么,心中惊讶她能看透玄心的同时,也微微心疼。

这傻孩子,这才刚刚被迩迩拒绝,也不好好歇着,马不停蹄就来了。

今夕让人给玄心上了一杯热奶茶。

玄心双手捧着热奶茶,有些不好意思道:“半夜前来打扰,到底还是冒昧了些。但是,玄心心想,这件事情对你们还是非常重要的,能早些,也是好的。”

她伸出小手,凭空召唤出一个小瓷瓶,递给他俩:“这是老祖宗们研发的。”

今夕接了:“这是……”

“可以帮助你们体验到味觉。”玄心甜甜一笑:“因为圣女秘术对我们来说,是未知的领域,更是难题。

所以老祖宗们跟我父亲商议着,觉得过去的思维方式是错的。

比如,你们中毒了,明知道没有解药可以解毒,难不成就放弃?

他们觉得,即便无法解毒,也可以利用药效舒缓病情。

所以这个药,不能解除你们的圣女秘术,却可以舒缓你们的味蕾,里面一共30粒,每次服用一粒,可以体会10个小时的酸甜苦辣。

只是,药有限,也仅有这30粒,还望你们珍惜了。”

今夕救了凌冽,夜康救了凉夜,夫妻俩从未后悔过,也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还能尝到人间的各种滋味。

近年来,春阁的厨子不论做什么精巧的食物,他们从来不喜不怒,因为他们确实尝不出啊。

听了玄心的话,夫妻俩顿时红了眼眶。

玄心望着夜康,又道:“夜儿婶婶与如歌祖宗说,她的病无缘无故好了,她跟歆羡叔叔惊喜不已。

但是冷静下来,她觉得这世上不存在这么神奇的奇迹。

她有次给你准备咖啡,咖啡明明是咸的,她自己都喝不下去,但是你却然不明都喝了。

她当时问你味道如何,你说香醇可口,她心里便有数了。

这些年,她将你们的孝心记在心里,想着无论如何也要寻求个方法,哪怕不能永久治愈,偶尔让你们尝尝鲜也是好的呀。

老祖宗感动于你们的孝心与忠心,便力以赴去研制。

其实,我带着这些药过来,他们心里也是慌的,也不知道你们服用了能不能真的有效果。”

她说着,又道:“你们赶紧试试,如果真的有效果,我回去告诉太上皇。

他偶尔可以在梦境里与老祖宗会面,让他把这个好消息带给老祖宗们!”

夜康听完玄心的话,只有一个想法:让今夕试!

只要今夕试了有效果,这30粒是今夕的,他一颗不要!

身为丈夫,这是他必须要给妻子的爱护。

他垂下头,取出一粒放在今夕嘴边:“乖,试试。”

今夕张了口。

那颗药入口即化,片刻后,夜康端起奶茶给今夕:“你喝喝看。”

今夕摇头,取了一粒给夜康:“你也试试。”

夜康摇头:“我们一样的,如果你试了有了结果,我就不用试了。只有30粒,等着日后有重大事情的时候,我们再一起试也不迟。”

今夕深深看了他一眼,喝了奶茶。

入口的滋味,香醇浓甜。

许是没有滋味惯了,忽然喝甜的,只觉得这甜味被放大了无数倍。

夜康与玄心都小心观察今夕的反应,但见她的眼圈红了一圈又一圈。

明明尝出味道,她还是望着夜康,摇头:“没有。”

玄心大急:“真的一点都尝不出吗?”

难道老祖宗们潜心研究的,终究失败了?

如果老祖宗们知道,那该多难受啊!

夜康急了:“真的?”

今夕苦涩一笑:“没关系,反正,我们都没有滋味这么多年了,老祖宗惦记咱们,他们有这个心,就是最珍贵的。”

这话,已然说的无懈可击!

夜康完信任!

他立即取了一粒放入口中,不多时端起面前的咖啡尝了口。

各种滋味,清晰在口中!

他抿着唇,瞧着玄心眼中的雾气,知道这丫头都快要急哭了,这才道:“有味道,真的有。”

玄心怕夜康安慰她,取了一粒丹药递上:“这是冰山雪莲,可解除身体里一切虚火毒素,你尝尝什么味道,告诉我。”

夜康明白玄心的担忧,取了放在口中,眸光清亮地回答她:“甘甜中微涩。”

玄心信了:“太好了,可是,为什么你能尝到,太子妃却尝不到?”

今夕笑的甜美:“无碍,看来我与这些丹药无缘。不过,康康能尝到已经是不易,这些丹药都给康康收着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