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瘦高个子奸细见势头不对,竟然团身往地上一倒,身上红光又强盛几分,整个身体也像球一样充盈起来,然后就朝城门外滚动,似乎想撞出一条通道。

这一招确实管用,瘦高个子砍刀虽然被砍断,可半截断刀还在手中,在滚动中那断刀是连连挥动,击伤了几个士卒的腿部,使那包围的士卒中出现一丝缝隙,因为那些士卒在避让他。

可他的情况自己知道,刚才被撞,引起内伤,现在正在拖他的后腿。而且身上的外伤,也在不断的流血。再加上成为球体后,也被士卒的长戟扎了几下,有血正从体内喷出。

这使他的身体变得有些虚弱,也许要不了多久,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晕到,所以他必须尽快逃出这个地方。

紧跟在瘦高个子身后的蒙绕赤龙,见瘦高个子倒在地上,团身成一个球体往前滚动,虽然没冲出去,却撞到几人,打伤几个人,可见这怪招还是有威力的。

这使他不禁有了怒火,刚才一刀一撞,没有使这奸细丧命,现在还在呈凶,他觉得是自己的责任。所以加速逼近,手中刀又是连挥,几道刀芒激射而出,直接劈向瘦高个子团成的球体,想一刀结束瘦高个子的命。

因为距离较短,瘦高个子又成为一个球体躺在地上,在冲击与移动中有点威力,可在闪动避让方面却要差了许多。

瘦高个子是知道这少年厉害的,只得停下来,展开身形,接住蒙绕赤龙挥来的兵器。

他知道对方的刀锋利,将断刀举起,在身前舞成一片,同时摧动身上煞气,在身前形成一面红色盾牌,这盾牌看上去粗糙简单,却有实质的感觉,挡下大部分飞来的刀芒。

可蒙绕赤龙这招是跟那些奸细学的,外放巫力谁不会啊!不就是挥出刀芒吗?何况他还会“青风术”。

他在冲向瘦高个子时,不停地发出刀芒。因为距离的原因,刀芒的力量越来越强,击碎了用煞气形成的红色盾牌,一道刀芒划过瘦高个子大腿,迸出一道血光,瘦高个子是腿一软,摔倒在地。

四周士卒见瘦高个子受伤,便高喊一声冲上来,准备一齐出手,将这端正王朝人击杀。各种兵器带着风声与愤怒往瘦高个子身上扎来,或者砸来,眼见瘦高个子就要当场毙命。

咖啡店的清纯软妹子

他现在杀端正王朝人会兴奋,似乎是对自己的一种安慰,见到这情景,高喝道“他是我的,谁也不许抢。”一个箭步上前,手中虎翼刀一挥而下。

倒在地上的瘦高个子一见,不敢将手中断刀迎上来,刚才挡刀芒时,他的断刀又少了一截。

那奸细是手一张,又一面巨大的红色盾牌出现在手上,挡住了自己的身体。那盾牌看上去是个幻影,只是刀砍在这煞气凝成的盾牌上,竟然发出一声闷响,然后盾牌破碎了,那些煞气也消失在空气中。

可这面盾牌也救了那奸细一命,众多士卒的攻击,还有蒙绕赤龙的那一击,都被挡了下来。只是奸细的身上,还是多了几道伤口,然后翻滚了出去。

蒙绕赤龙的一击,被那盾牌挡住后,只觉得身体一震,浑身巫力因为这一撞,有被震散的架式。

他心里一惊,知道这端正王朝奸细的功力比自己高,要不是自己刀快,加上对方只想着冲出去,他俩之间的缠斗,怕要花点时间。

刚才一击,算是力一击,可瘦高个子凭借煞气凝成的盾牌,挡住这一击,不知练的是什么煞气。所以他很小心,没有急着扑上去,而是稳住身形,凝住心神,将金巫力又聚集起来,输入手中虎翼刀上。

瘦高个子其实也不好过,刚才那一击震散了煞气盾牌,也震得他内脏移位,喷出一口血来,而内伤是更加重了。而且那众人撞来的力量,他也无法挡住,只得被那力量击得在地上朝外滑去,顺势躲开其他人的攻击,只可惜他滑的方向是城墙壁。

只见他的腿在城墙壁上猛地一蹬,整个人擦着地,又朝蒙绕赤龙冲来。左手又凝聚出一面煞气盾牌,右手半截砍刀高高举起,砍刀上有血红色光芒,使那砍刀比原来还长了几分,这是要跟蒙绕赤龙拼命,已经不惜一切代价。

蒙绕赤龙微微一笑,将手中刀往地上斜着一插,手扶刀柄退了两步,似乎不想还击,就等着瘦高个子一头撞上虎翼刀。

他知道端正王朝每个人都有这种光芒,这是基本的血色煞气的外现,跟巫力外放一样,而且还是不能离体的那种,对他来说相当于巫师级别,不是不可战胜的。所以避其锋芒,采取以逸待劳的方式,等瘦高个子来攻。

瘦高个子也算了得,本来正高速冲来,见那虎翼刀挡在中间,一挥手中半截砍刀,往虎翼刀上点去,一股力量撞在虎翼刀上,挡住了自己的冲力。

手中的煞气盾牌,往地上一拍,整个人弹起来,面对蒙绕赤龙站了起来。只不过站起来时,因为腿上有伤,身体歪了一下,连续进攻停顿下来。

他看到了瘦高个奸细的变化,便马上也动了起来。一脚踢了出去,同时手往下一压,那虎翼刀便由下往上挑去,击向已经弹起的瘦高个子。

可瘦高个在弹起时,已经放出自己的煞气,那力量撞得蒙绕赤龙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那挑起来的长刀,也没有形成攻击,俩人的交手似乎要重新开始。

瘦高个子身体歪了一下后,继续往前冲,手中的半截砍刀往前一伸,又一次击在虎翼刀上,使虎翼刀歪向了一边。然后身体乘机往前一突,似乎就要撞上蒙绕赤龙。

撞人应该说是蒙绕赤龙的特长,所以见到那奸细冲来时,他也是运起“靠山诀”,身体往前一靠,那肩膀就撞在瘦高个子的胸前。

那瘦高个子的本意是想逼退蒙绕赤龙,根本没想到对方真的敢撞,所以这一撞又是吃了亏,整个人给撞飞出来,直接撞在那城门洞的墙壁上,一大口血也再次喷出来。

瘦高个子似乎已经筋疲力尽了,瘫坐在地上,没有爬起来继续攻击,而是向同来的胖大汉子高声叫道“卡迪达尔,发什么愣?还不动手?想办法冲出去,我掩护你。”

自跟雷木聊过端正王朝人语言,他觉得只要用心,也能听出一半。果然,听懂了瘦高个子这句话,所以也叫道“看住那胖子,他要动一动就杀他。”

蒙绕山虎几个人见蒙绕赤龙冲上去了,没有来帮忙,他们对蒙绕赤龙有信心,现在正盯着胖子,手中兵器已经抵在胖子身上。只要他一动,就会被三个人围攻,恐怕没有好的结果。

胖子木纳地盯着打斗的瘦高个子,还是一动也不动,连手上的兵器都扔在地上,给人感觉就是个傻瓜,一点没想参与到战斗中的意思。

瘦高汉子身形连续晃动,想继续逃出城门洞,可蒙绕赤龙在身后紧追不舍。

瘦高个子身上红芒已经消失,却腾起一股灰色烟雾,有种刺鼻的味道。那瘦高个子掐了个印诀,往蒙绕赤龙方向一点,地上铺的青石板跳起几块,朝追来的蒙绕赤龙狠狠砸来。

蒙绕赤龙怒吼一声,脚在城墙壁上猛地一蹬,人就加速窜出来,手中虎翼刀带起一道五彩的光,连连挥动,空中那些青石板,如同一块块豆腐,被切成两半掉在地上。

可那灰色烟雾带来的味道,使他有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在山林里曾经闻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这灰色烟雾是什么东西。

在他想那烟雾是什么东西时,瘦高个子却狞笑道“野蛮人,去死吧,卡迪达尔,跟我一起冲。”

这时,蒙绕铁鹰叫起来。“大家别靠近,烟雾可能有毒。”

他听了暗道自己笨,刚才能感觉到黑雾有毒,现在身在其中怎么就想不到?怪不得人说当局者迷,看样子有道理。

在这过程中,叫卡迪达尔的胖大汉子一直没动,只是神情复杂地看着围住他的巫族人。

蒙绕铁鹰叫过后,迎上瘦高个子,手中冷凝刀划出一道黑光,劈了进去,另一只手发出两道水箭,射进灰色烟雾中。

经过昨夜修炼,他的巫力又提升了,可以巫力外放这种简单直接的水箭。只是今天事太多,没时间说自己的好消息。

蒙绕铁鹰的水箭,不能跟龙奇水的水箭相比,外形跟巫力都显得粗糙,给人感觉就是击中了,也伤不到人。

可烟雾中却有闷哼声传出,那团烟雾退了一步。蒙绕山虎与蒙绕豹冲上来,斧子从后面往烟雾里劈下,五钩叉从侧面拦腰扫来。

瘦高个子手上只有很短的半截砍刀握在手上,然后是煞气形成的盾牌。那团灰色烟雾跟刚才黑色烟雾不同,似乎只能护住他身前身后三尺左右的空间,长兵器的攻击,给他造成很大压力。

见两件兵器攻到,瘦高个子只得闪身跳出烟雾,可见这人使毒是业余水平,无法控制好那圈毒烟。见两人兵器扫空,一闪身又进了那团烟雾。

这回烟雾突然涨大,也淡了许多,隐约可见瘦高个子正在其中掐印诀,然后十指连弹,几支烟雾凝成箭朝外飞出,分别击向围攻的几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