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的通名么?也好!”

仿佛有一道光打在了脸上,令来人的面容亮了起来。

此人造型奇特,一身类似和服的装束,黑底白羽织,右眼带着黑色眼罩,左眼上还有一道疤痕直拉到下巴处。

“十一番队队长,更木剑八,特来与你厮杀!”

他略带嘶哑的声音刚落,一道强劲的灵压澎湃而出。

无形的空气瞬间变得大海,那股强劲的水压压得人喘不过气而来。

龙马那边还没怎么着,强尼就普通一声趴在了地上。

他像是被巨石压住的王八,无论如何努力就是爬不起来。

强大的压力令他呼吸急促,体表红斑点点浮现,似乎都快被逼得变身了。

可其余三人却看都没看他一眼。

齐山风轻云淡,耳边清晰可闻的捕捉到咔咔的响声。

那是龙马身上传来,骨骼不堪重压的响声。

陈怡秋风里的纯真清新

龙马此时已不复最初的轻松,凝重的举起刀,赞道“果然是剑道高手,单凭气势就有如此威力。你果然没有骗我!”

“少说废话,攻过来吧,已经好长时间没有砍过东西了,我可是有些按耐不住了呢!”

更木剑八嘴角一咧,露出森白的牙齿。

“这样吗?那太好了!”

龙马平举刀鞘,缓缓收刀。“鼻歌三丁,箭尾斩!”

叮!

刀颚与刀鞘撞击,发出一声轻响。

更木剑八眼睛一眯,道“还不错……”

唰!

他话音未落,一道刀光凭空出现,胸前衣服突然爆开,鲜血喷溅而出。

更木剑八微微低头,笑得更加畅快了。

“……架势自然,行走动作之间看似破绽百出,实际上却处处警惕,是你引以为豪的速度么?如果只有刚才那种程度的话,你还差得远呢!”

龙马低笑几声“也是,你看起来很强呢,令我不禁涌出了一股从没有过的感觉,就好像在跟巨大生物交战,随时有生命危险,却又不可抑制的莫名兴奋,身体忍不住要起舞了!”

唰!

他话音未落,斩魄刀迎头劈下。

当!

龙马拔出一截刀刃,正好抵住斩魄刀。

两人对峙角力,手臂却稳健的如同磐石。

“刚才让你一招,砍得不痛不痒,我还有些失望,如今看来,你倒是有些对我的口味了!哈!”

更木剑八轻斥一声,力道爆发而出。

地面以龙马为中心,海浪一样翻涌起来,力道层层外递,地面寸寸裂开。

房间中的家具,瞬间炸成一团木屑。

龙马凌空跃起,抽刀而出,直指更木剑八头颅。

“晨曲·直刺!”

更木斩魄刀竖起,发出叮的一声轻响,紧接着头顶上巨大的房梁咔嚓一声,断裂开来,天花板震动,灰尘如雨而下。

两人拉开距离,静静对峙。

更木剑八道“怎么了?喂,就这种程度么?真是令人失望。”

龙马却轻笑道“是么?我却很满意!”

咔咔咔咔……

他身后的墙壁上,一道巨大的刀身裂开,大量的沙土喷出,天花板一角慢慢滑开,消失在众人视线中。

轰!

烟雾升腾,地面震动。

趴在地上的强尼愣愣的看着,已经完呆了。

刚才两人打斗的余波,将他才地面解救了出来,直接甩在了一边,正好看到了房顶被砍掉的这一幕。

他三观都崩溃了。

一把小刀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威力,简直不科学!

齐山表情平静。

这点儿动静才哪到哪,更木剑八可是能够改变地形的强者,灵体强悍的令人发指。

龙马虽然是厉害,却仍旧局限于身体强度,失败不过是早晚的事儿。

齐山抬头望向岛屿巨大桅杆的方向。

他感觉到佩罗娜好像回来了。

古怪,为什么去而复返,莫利亚又想搞什么鬼?

时间不等人,如今是白天,对己方有利,如果战斗拖到晚上,僵尸大暴动,什么牛鬼蛇神都跑出来了,很容易陷入围攻。

而且那个时候,莫利亚的力量是最强大的。

不必顾虑太阳,可以随心所欲的使用影子的力量。

再说剑士对决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不如加快脚步。

打定主意,齐山转身向外走。

“强尼,这里就交给更木,我们……”

齐山一回头,角落中的强尼却已不见了踪影。

失踪的地方,明星粘着几块蛛网一样的东西。

“坏了!把蜘蛛给忘了!”

齐山拍了下额头,摇摇头道“算了,有他没他都一样。”

齐山只不过懊悔了一秒钟,随后就将强尼抛之脑后,缓步走出了宅邸。

恶灵骑士的能力,可以克制恶灵。

在面对换了内核驱动的僵尸,却完没有办法,想要解决就只能催动地狱火焚烧。

这座岛上可是有上千只各类僵尸的。

如果光靠强尼,还不知道要烧到什么时候。

而且就凭他那两下三脚猫的功夫,估计随便出来一个僵尸将军,都能将他干趴下。

本来齐山叫他一起来,也只是想看看主角的大气运,能不能带来点转机什么的。

让这次入侵任务好解决一点。

可现在看来,入侵的boss还是很牛逼的,不但强行撕裂人家的电影位面,更丝毫不将主角当人看。

宅邸内,两人渐渐放开手脚,战斗威力直线上升。

“前奏曲·触剑攻击!”

叮叮叮……

剑刃撞击的响声如同暴雨一般,龙马手臂舞出残影,一瞬间好似十几把刀同时进攻。

更木剑八则不在意的挥舞着斩魄刀,明明招式大开大合,可是在他步伐的配合之下,确定龙马的攻击完美落空。

“单凭力气以及剑术,就能够破开我的灵压防御,真是令人惊叹。我已经忍不住在想,如果你能够使用灵压,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更木剑八略带惋惜,斩魄刀随意挥洒,一道道刀气肆意横飞而出,将整个宅邸劈得七零八落,轰隆声不绝于耳。

不过灰尘弥漫空中,并不影响两人之间的战斗,接触到了他们这种程度,战斗已经不仅仅凭借视觉身上,任何一个感官都可以延伸出去,形成一个特殊的感知领域。

而两人战斗又不断爆发出强烈的劲风,如同风眼一般将灰尘与碎石吹向四面八方。

更木剑八有些惋惜“……可惜你没有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