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雪旖已经被抽打到昏迷,她有想过自己和熙月菱得罪四皇子,会有报复,但也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这么猛。

昏迷前,她看着四皇子那丧心病狂的眼神,她希望熙月菱千万别送上门来。

“泼醒她!让她知道和熙月菱那种死丫头做朋友到底有什么好下场!”墨荣羽手中的鞭子扯了扯,嘴角勾起血腥的冷笑。

侍卫端来一盆冷水,对着唐雪旖就泼了过去。

唐雪旖痛苦出声,随即慢慢地睁开眼睛,就看到面前一脸恶毒讽刺的四皇子。

“呸!畜生!”唐雪旖不怕死,想到身上这些鞭子,她直接吐口水出去,想要吐中四皇子。

四皇子身体往旁边移动一下,躲开了唐雪旖这口水,随即目光更加阴狠残暴,举手一鞭子抽在唐雪旖的身上。

“啊!”唐雪旖惨叫出声,觉得再一次皮开肉绽,而且是本来疼痛的位置上更加火烧火燎的疼。

她之前也不知道被打了多少鞭子,反正是痛到晕死过去。

“畜生,不得好死!有本事就杀了我!”唐雪旖豁出去得怒吼,双眼赤红。

“臭表子!要找死,老子就成全!”墨荣羽已经被唐雪旖的话刺激得完全失去理智,身体内那残暴的野兽根本无法控制。

扬起鞭子,使出全力抽向唐雪旖的脸,他要她死得面目全非!

娇艳清纯美女花田写生气质图片

唐雪旖闭上眼睛,想着自己终于解脱了,自己一死,四皇子应该不会要菱儿的命吧!

希望烈王能帮助菱儿,因为四皇子实在后台太大了,她很担心。

她一死,四皇子报复的心也能平息一点。

“啊!”

唐雪旖没有感受到疼痛,但却听到四皇子凄厉的惨叫一声。

她睁开眼睛,看到四皇子手中的鞭子落地,而他手背上插着一把小飞刀,鲜血直流。

她猛地转头,就看到面色冰冷的熙月菱出现在院中,一双眼睛都是对着四皇子的杀气,让她感觉好像眼前的不是她好朋友熙月菱一样,很陌生。

但不管如何,她都是激动的,没想到熙月菱会这种时候出现,只是她就一个人?

唐雪旖看到院门口侍卫纷纷涌入,而熙月菱才一个人的时候,眼珠子要瞪出来,菱儿这是来找死的吗?

怎么连帮手都不带几个?这不是跟她一样送死吗?

熙月菱目光看向被绑树上血肉模糊的唐雪旖,而唐雪旖露出一张想笑却痛得扭曲的脸。

“菱儿,,就一个人?”唐雪旖声音都很虚弱。

“过了今天,和穆宁一起跟我锻炼身体!”熙月菱看着她很认真的说道。

因为她知道,一个人要不被欺负,必须自己要强大,起码也有逃脱的本事,而不是出个门就被人抓走。

唐雪旖是她朋友,七皇子墨穆宁则是救人救到底,算是来到这个异世的两个朋友,她虽然冷情,但极为护短,自己人永远不能被人欺负。

这是她的底线!

唐雪旖愣懵,完全没明白熙月菱在说什么,什么锻炼身体?

熙月菱已经全身冰冷地面向四皇子,四皇子痛得是惨叫连连,还没回过神来,侍卫立刻给他拔飞刀,又上药,还缠上纱布,墨荣羽疼得俊脸苍白,冷汗直流。

一院子的侍卫都很惊恐地看着这一幕,但没人敢动手。

“四皇子,私自绑唐雪旖入府,对她实施鞭刑,现在证据确凿,是不是该去刑部自首!”熙月菱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熙月菱,我要的命!给我上!”四皇子痛得回神,愤怒更加无可压制,立刻发号施令。

侍卫们立刻想动手,熙月菱喝道:“住手!我可是将军府的四小姐,们若敢对我动手,后果们承受得了吗?”

熙月菱不想多杀人,所以这也算是给他们的警告。

“这是我和四皇子之间的事情,们不想死,就别多管闲事!退开!”熙月菱的气势攀升,让四周的侍卫感觉像看到了大将军熙天照本人似的。

“熙月菱!要不要脸!我可是四皇子,一个将军的次女算什么东西,也敢和本皇子相提并论,们给我抓住她!违抗者都得死!”四皇子发狠道。

熙月菱心里叹息,四周的侍卫顿时大叫一声就冲向熙月菱。

熙月菱脚下一勾,四皇子的黑色鞭子就到了她的手中,随即一个大力抽出,同时旋转一圈。

惨叫不绝于耳,好几人被鞭子抽中,痛得惨叫倒退,人撞人,一团乱。

“混账,真没用,一起上!她就一个小丫头,们怕什么!”墨荣羽气得浑身发抖,一只手捂住另一只受伤的手背,又急又气,面色铁青。

侍卫们不敢不上,但熙月菱的鞭子也没有再留情,加持玲珑决,抽出去就好几人皮开肉绽,直接倒退,目光里都是恐怖之色。

有侍卫抽出了长刀长剑,他们也被熙月菱激起了怒气。

在场将近三十多个侍卫,全部在熙月菱的黑鞭之下哀叫痛呼,远远避开,不敢再靠近。

“上啊,给老子上!不上就杀光们!”四皇子气得暴跳如雷。

身边已经没有路风那种高手,陈斌是这里面实力最强的,淬体境五层左右,但比起路风还是差太远。

也被黑鞭抽到手臂,火辣辣的疼。

“四皇子,自己怎么不上啊!”熙月菱冷笑,脚步朝他跨出,四皇子吓得立刻躲到陈斌后面。

“熙月菱,我可是四皇子!这是以下犯上!就算有个做大将军的爹也难逃罪罚!”四皇子想威胁熙月菱。

熙月菱冷笑,目光犀利如刀:“那我就看看,谁敢治本小姐!”说完她猛地脚下一跺,整个人就上窜一两米,朝着四皇子那边如老鹰一般扑了过去。

手中黑鞭更是带着破空之声抽了出去。

“啊!”四皇子吓得大叫一声,把陈斌用力往前一推,转身就往屋子里跑。

陈斌内心悲哀,没想到四皇子推他出去,就算不推,他也会挡,但这么一推,让他很心寒,自己跟了四皇子将近五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