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帮弟子,一个个都亲切的叫熙月菱为小师妹,熙月菱哈哈大笑道:“看来各位师兄师姐都是准备赢这次的比赛啊,这都肯定叫我小师妹了!”

“小师妹,我们这一次一定会拼的,不能再丢脸了。”一个师兄立刻笑道。

所有人都附和地直点头,曾老也很开心道:“若是能赢比赛,都有奖励!”

参赛的是八个执事教导的弟子,所以每一个弟子都要对战几轮,排名也会出来。

曾老的队伍虽然不是个个都最后一名,但也相差无几,总体水平就是八队里面垫底的。

而且走了墨炎烈之后,队伍中最好的成绩是个人赛是第五名,怪不得长老们也要对曾老失望了。

“大家记得哦,出手快狠准!千万别仁慈了,要不然比赛后,大家还是叫们窝囊废,废物!们愿不愿意再听到了?”

“不愿意!”大家几乎是异口同声。

“好,那我们就要扬眉吐气,为师傅争光!”熙月菱高兴地说道,好像不知不觉中,她成了整个队伍的领头羊了。

一帮人浩浩荡荡地去精武峰的后山,熙月菱还没去过,而曾老的其他弟子们,早都已经过去了,这都是每次的规定。

比赛人员最晚到达,只有观众等演员,不能演员等观众。

有了熙月菱的加入,整个队伍都是洋溢着笑声和自信,碰到其他队伍的时候,别人都觉得有点奇怪,但很多人已经知道熙月菱的存在。

清纯美眉贴身性感泳衣,背部全裸展有人曲线。

这个小丫头一来就在精武峰怼上赵坤和汪明,大家想不认识都难。

没见过的,也会有同支队伍里的弟子告知。

所以很快,整个精武峰的弟子几乎都知道了曾老队伍里有个新加入的嚣张小丫头,叫熙月菱。

是和墨炎烈差不多的天才弟子。

怪不得曾老的队伍又开始变得张扬起来。

之前每次可都是吹头丧气的。

夹道相逢,曾老和刘执事的队伍碰到了。

熙月菱一眼就看到刘执事的外甥刘勇,之前遇到墨炎烈,被他直接扇飞,但刘勇这几日可是听多了熙月菱的事情。

而因为熙月菱是墨炎烈带入宗门的,自然直接对熙月菱就产生了敌意。

而刘执事的队伍,上一次月斗是总体第一名。

第一名碰到最后一名,可想而知,各种冷嘲热讽就来了。

“曾老头,这次准备拿第几名啊!别让的弟子再抬不起头啊!”第一个正式说话的就是刘执事本人,因为两人在最前面路口碰上。

熙月菱跟在曾老的后面,其他弟子在她的后面,两人成队伍跟着的。

“这次应该不会再最后一名了!”曾老淡淡地说道,似乎不当讽刺是回事。

“曾执事,的弟子都快跑光了吧!有弟子都来问我们师傅能不能收他们,这样下去,的队伍就没人了,哈哈哈。”刘勇狠狠地瞪了熙月菱一眼,就开始取笑曾老了。

熙月菱冷笑一声道:“哪只狗说话这么难听啊,之前遇到墨师兄,还逃得快呢!”

“哈哈哈!”熙月菱后面的弟子很给小师妹面子的大笑起来。

“熙月菱!说什么?”刘勇顿时面色一变怒道。

“我说什么,关屁事啊!”熙月菱直接怼上去。

“,个死丫头!别以为有墨炎烈当后台,就敢胡说八道!”刘勇看看刘执事后气道。

熙月菱好笑道:“我就是有墨师兄当后台啊,我墨师兄以后可是银月宗的大人物,我靠得到就是我本事,不服气啊!”

所有人看着熙月菱那活灵活现怼刘勇的样子,都觉得很好笑。

“曾执事,怎么教弟子的!”刘勇把怒火烧到曾老身上。

曾老刚想开口,熙月菱道:“师傅,别和这种人说话,有失身份。”

“噗嗤!”后面好几个人都笑了。

曾老嘴角抽搐了一下,对刘执事道:“小孩子吵架,我们就随他们去吧。”

结果刘执事没好气道:“曾老,得管教好了,不然要出点什么事,可要后悔莫及了。”

“刘执事,这话最好对自己说,这外甥啊,靠着横行霸道,我真怕他哪天出事,毕竟这个靠山也没有墨师兄来得靠得住啊。”熙月菱这句话把刘执事都给踩低了。

“小丫头,别嘴硬!小小年纪,不知所谓!”刘执事怒了。

“老东西!本姑娘劝一句,好好管好的人,要不然以后没人替送终,也别后悔莫及!”熙月菱才不怕刘执事。

主要是现在曾老在身边,刘执事要动手,曾老足够抵抗。

曾老虽然队伍实力最差,但不代表他自身实力差,相反,八个执事里面,他实力还算好的。

毕竟年纪摆在那里,同级别上,积累深的肯定比积累少的要实力雄厚一点。

这句‘老东西’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可以说,迄今为止,整个银月宗,小辈里面谁敢骂一个执事老东西?这简直是大逆不道啊!

刘执事都被骂懵了,脚步都停下了。

曾老转头看看熙月菱那张嚣张至极的俏脸,心里也很爽,但他不能发作啊。

连忙道:“刘执事,小丫头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何必和她计较,快走吧,别让峰主等久了。”说完连忙带队伍走上前。

熙月菱挑眉看看被气得不轻的刘勇,根本不看刘执事,这种操作也是够放肆的了。

一排人走远,刘执事才回过神来,这句老东西他真的是无数年没听人骂过了。

“师傅,等下比赛,谁对上熙月菱,一定狠狠教训她,叫她这么目无尊长!”一个弟子立刻上前哄师傅了。

“对对对,反正遇到他们队伍,就狠狠的打,全打残废!”刘勇立刻也道,一双眸子里都是狠毒之色。

大家立刻点头,一个个都恨上了熙月菱,因为她对他们师傅不敬,而他们是最优秀的队伍!

怎么能被最差的队伍羞辱?

刘勇后面的王大兵却猥琐的笑起来道:“勇哥,不觉得那死丫头越来越漂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