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欣欣看霍慕沉如同看魔鬼,唇瓣被咬得泛白,但她内心还坚信,三堂哥会帮她,宋辞会得到教训!

她一会一定要用高跟鞋狠狠踩宋辞的脸!

从小在上流社会中,因为宋辞和她年龄相仿,又是霍慕沉未婚妻,所有人都将她们作对比!

宋辞母亲是唐诗,名动委婉的唐家千金,宋辞也继承她所有美貌,甚至更加灵动!

而她母亲是徐丽,二房从来又都不是最得宠的,向来都是三房的霍慕沉最得宠,所以徐丽从小就教导她要和三房亲近。

霍慕沉性格寡淡,不近人色,尤其是对女孩子最讨厌。

霍欣欣根本就没办法接近,她只能去接近宋辞,讨好宋辞。

她以为她放在霍家千金的身段去讨好宋辞,宋辞就能乖乖的任由她摆布,在她屁股后面当一个跟屁虫,可是……宋辞脾气比她还大,比她还公主病!

霍欣欣到后来干脆不讨好了,反正她也发现有人比她更不想霍慕沉和她在一起,陆怀可就是宋嫣然特意安排在宋辞身边,宋辞果然乖乖上钩了,只是没想到霍慕沉居然还能忍……忍着去娶一个不爱他的女人!

霍慕沉微俯,脊背仍旧崩得直直的:“还敢挖我妻子眼睛?”

霍欣欣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嘴唇哆嗦着:“不了不了,我不敢了。”

“道歉。”

粗麻花辫子女生水灵灵大眼睛高清写真

男人霸道命令。

霍欣欣抬头看向她:“道歉?”让她去向宋辞道歉?

“还想要眼睛就道歉!”霍慕沉面无表情命令道。

“三堂哥,我……”霍欣欣对上霍慕沉不可违抗的眉眼,从地上爬起来,被压着头朝宋辞低声嘟囔了句:“对不起。”

闻言,坐在凳子里的宋辞唇角扬起讽刺弧度,又掏了掏耳朵:“听不见啊,我的堂妹。”

“对不起,行了吧!”

霍欣欣不情不愿大声道歉。

宋辞将脊背拔直,从凳子上起身,走到霍慕沉身边,伸手直接扣住霍慕沉大掌,懒懒歪头贴到他肩膀,仰头嘟着嘴巴:“老公,欣欣在和谁道歉呢,我怎么听不见呢?”

霍慕沉蓦地松开她的手,看得霍欣欣眉开眼笑。

可下一秒……

男人蹙紧眉头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消毒湿巾,细细为宋辞擦拭指缝,淡声指责:“下次碰了脏东西的手别拉我!”

宋辞尴尬的抽搐着嘴角,立马就知道这厮洁癖症犯了!

她吐了吐舌尖:“知道了,老公!”

霍欣欣脸火辣辣的疼,眼火辣辣的红。

她的脸就那么……脏?

霍慕沉一向有洁癖,那刚才为什么抱宋辞就理所当然,没有露出嫌恶感!

宋辞要是听到霍欣欣内心委屈,一定不客气的反讽回去:“我老公就喜欢抱我,管得着?”

霍慕沉听到后也一定会霸气回怼:“抱我老婆要什么原则?我巴不得把老婆抱成负距离!”

“恩,一会带消毒。”

“我明白了,老公我下次一定不会乱碰了。”宋辞说话时,眉梢染笑,斜睨着宋辞。

“宋辞,就是故意的!故意羞辱我,对有什么好处!”霍欣欣咬牙切齿,她还想要再说什么,可全都被霍慕沉犀利的眼锋吓得吞回喉咙。

“霍欣欣,我只是在教怎么做人,毕竟我们一家人!也是霍家人,别做了别人手中的棋子,被人卖了还要帮人家数钱!”宋辞‘好心’提醒两句。

“用不到好心。”

霍欣欣冷哼。

宋辞难得好心对霍欣欣善劝一句,那是因为她不想多一个敌人,既然霍欣欣不领情,那她也么必要用热乎的鞋底去贴她的脸。

她还怕脏了鞋子呢?

“不用我好心,那道歉吧,我听着呢。”宋辞懒得和她废话,她早会还没开呢。

“宋辞。”霍欣欣深吸气,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对不起。”

“叫声三堂嫂听听?”宋辞忍不住调侃。

霍欣欣纵然心里再不情不愿,也只能顶着两道凌迟目光,对宋辞道:“三堂嫂。”

闻言,宋辞微微一笑:“真好听,下次我回霍家,记得也这么叫!

我原谅上次大闹我婚礼的事了,往后我们还好好的是一家人!”

“谁和是一家人!”霍欣欣挑眸,视线如火烧般暗瞪宋辞:“我没闹婚礼,再撒谎……”

霍欣欣突然感受到脖颈凉嗖嗖的,不敢再指责宋辞,转头对霍慕沉说道:“三堂哥,我已经对……三堂嫂道歉了,现在我可以当E星副总监了吧。”

宋辞默了下。

一个道歉就想换进入M&R的机会,臭美吧!

霍欣欣真是异想天开!

没等她开足火力怼回去,一道英气十足的话随着身影一同穿透进来!

“我还真不知道一大清早,我不过是吃个早饭就有人敢抢我的位置!”

姜酒穿着一身黑白色精英职业装,踩着黑高跟,气场开足了一米八,咚咚咚踩着大理石地面,走向混乱的战场!

霍欣欣蹙眉:“是谁!”

“E星的副总监!”姜酒极为霸气的回道。

她抬头睐了眼宋辞,递给霍慕沉一个讨好的笑容,转而又游移着视线看向宋辞,眼神里写满张扬,好似在说:“不要怕,姐罩着。”

宋辞看着面前御姐范十足的姜酒,内心卖力点头:“小九好霸气!”

“凭什么当E星副总监?”霍欣欣早就盯好那个位置,自然不能让给其他人!

“因为那个位置本来就属于我!”姜酒霸气应,对霍欣欣这种初出茅庐,没有半点工作经验的萌新以单方面碾压气场,直接将人拍在沙滩上。

在这一刹那,宋辞几乎看到姜酒身上浑身散发着光芒,让人不忍移目!

“……我不服!三堂哥,这女人哪里来的,凭什么没经过考核就进M&R!”霍欣欣脑子不思考,开口时就已经给自己挖坑了:“M&R一向都不走后门,三哥和这女人是什么关系,凭什么不让她进行考核就直接空降!我不服气!”

末了,霍欣欣又讽道:“是不是照片里的女人才让三堂哥对这样!我不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