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狄莉亚等人落脚的酒店旁的某个角落,一名带着金色面具,有着银灰色长发的男人正站在那里,注视着那道已然冷清的大门。

按照原来的计划,他是想要去见见古狄莉亚·蓝娜·伯恩斯坦。

这个被火星人类,不,应该说被所有听闻其事迹的人类视为希望的革命少女。

但是,就在数分钟之前,一对男女的到来,却是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他知道只要是那对男女出现在这里,他所担心的事情就不会发生。

古狄莉亚·蓝娜·伯恩斯坦,这个被视为希望的少女应该不会去做牺牲自己,拯救他人的傻事了。

只要是这样,他所希望的未来才会发生。

“果然,如同你所预料的那般吗?mr.k。你口中的骑士果真是出现了。”

笑了笑,男人再度看了一眼那冷清的大门后,便转身离去。

虽然失去了与古狄莉亚见面时,拆穿一直跟在其身边,表面上是忠仆,实则是想要噬主的二五仔女仆的乐趣,但最终目的还是达到了。

“那么,现在我也该是时候离开这里了。要不然,港口被封锁后,我这副样子也不好在大庭广众之下出现吧!”

阴影中,挺拔的男子背影渐渐离去,只留下那一道扫视着周边角落的目光。

红裙子圆脸美眉两束辫子可爱写真

“离开了吗?”

站在过道的窗户边上,雷明凯收回了搜寻周围街道的目光。

刚才他察觉到有人正在打量这边,但那道目光很快就消失了。

而且,雷明凯并没有从其中察觉到任何恶意。

“凯。在我们到来之前,三日月先一步离开了这里。似乎是寻找失去联络的比斯凯特和阿特拉。”

拉克丝的声音传来的时候,便是带来了三日月的消息。

回过头望去,除了拉克丝之外,古狄莉亚和芙米坦也跟在了拉克丝的身后。

雷明凯微微点了点头,但去没有看向古狄莉亚,而是看向芙米坦。

“芙米坦。你那边的安排已经做好了吗?”

这么一句话在古狄莉亚看来平平无奇的说话,却是在芙米坦的心中掀起了千重浪,以致她失去了以往的淡然,陷入了罕见的呆滞当中。

“芙米坦?芙米坦。芙米坦。你在想什么?”

不疑有他的古狄莉亚轻轻地叫唤了几声,却始终无法将芙米坦叫醒。

“古狄莉亚。你不用急!或许,芙米坦只是在考虑接下来的行动而已。”

拉克丝拉过古狄莉亚的小手,劝慰了几句后,便朝着雷明凯打了个眼色。

眼下,除了古狄莉亚这个毫不知情的少女之外,在场的人都知道隐藏在芙米坦身后的谋划。

好不一会,陷入了沉默的芙米坦突然惊醒了过来。

幸运的是,芙米坦对于自身的控制力足够强悍。

在惊醒过来的瞬间,所有被雷明凯拆穿幕后谋划的惊愕,不安都已经被芙米坦深藏在眼底之下,不曾泄露,也似乎不曾出现过。

“是的。现在我们能够离开这里的方法就只有尽快赶到港口才行!否则,在最坏的情况出现后,我们恐怕就要被困在多特3里面,等待着加拉尔霍恩派出的舰队对这颗殖民卫星进行搜索的结果了。”

“那,我们现在得马上离开这里?那么,阿特拉和比斯凯特怎么办?还有三日月。”

古狄莉亚一听,连忙出声。

却不料,却被雷明凯阻止了。

“不。古狄莉亚,你不需要担心阿特拉和比斯凯特,三日月他们。在我们来到这里之前,已经有人去搭救他们了。不管,他们是不是已经落在了加拉尔霍恩的手上。”

雷明凯让古狄莉亚一愣。

“难道说阁下一开始就已经预料到这一幕的发生了吗?”

这个疑问的浮现,就连古狄莉亚自己都感到难以置信。

但是,要说雷明凯在事先没有对眼前的动乱有所预料的话,恐怕也不会早有准备,在阿特拉和比斯凯特陷入加拉尔霍恩的陷阱时,派出本来就紧张的人手。

“不。这并不是预料!古狄莉亚。”

雷明凯看了一眼古狄莉亚,然后再度看向窗外。

在不远处的建筑背后,那腾空而起的烟柱又多出了好几道。

而且,这些烟柱距离雷明凯,拉克丝和古狄莉亚,芙米坦的酒店更加近了。

“古狄莉亚,这是必然发生的。”

“怎么会?”

古狄莉亚无法相信雷明凯的说话,在她来到多特3的时候,她所看到的是一片繁荣的商业区。

“这里,正如同火星那般,都是用无数劳工的血泪所打造出来的繁华都市。古狄莉亚·蓝娜·伯恩斯坦。如果被世人称为能够为深受剥削的民众带来希望的革命少女的你,古狄莉亚·蓝娜·伯恩斯坦亲身来到这里,来到这个外表看似繁华无比,实则是用无数劳工的泪水和血肉所打造的都市当中的话,你会觉得那些深受压迫和剥削的人们到底会怎样想?”

顿了顿,雷明凯回过头和拉克丝对视一眼。

“尤其是你与铁华团到达这里之前,你,古狄莉亚·蓝娜·伯恩斯坦的事迹早已经在饱受压迫,剥削的民众当中传播开来了。或许,现在,正有着无数民众等待着你出现在镜头前,如同七月会议那般,带领着这里的人民向着压迫,剥削他们的罪恶发出愤怒的吼声。”

“···”

古狄莉亚沉默了。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到来,还会有这样的隐情存在。

如果雷明凯所说的说话是真的话,那么,现在导致在这颗,不,应该是发生在这个名为多特的殖民卫星群当中的动乱发生的最根本原因,恐怕就是自己的到来。

就在古狄莉亚感到疑惑,焦虑的时刻中,拉克丝的声音却让她再一次将目光放在了芙米坦身上。

“不。古狄莉亚。你不必过于自责。这是一场适逢其时的阴谋而已!对吧!芙米坦。”

无论是殖民卫星内部的动乱是如何地激烈,但这颗滚筒型,让人类得以在宇宙当中生存的殖民卫星依旧按照它的步伐缓缓转动着,丝毫不会因为发生在内部的动乱,甚至还有逐渐从茫茫太空当中出现,并围拢过来的加拉尔霍恩的战舰所干扰到。

“mr.k准备得如何?”

从舰桥上再度回到格纳库的加里奥看向站在那架曾经属于他,但如今已经移交给了他人的紫蓝色机体的脚下。

接受这架紫蓝色机体的那名黑发男子就站在那里。

“嗯,看起来情况不错。只是,你把施瓦尔贝转交给我真的好吗?说起来,这也算是你的机体。”

黑发少年看了一眼已经是属于他的机体后,轻笑道。

“不。这并没有什么的。而且,我也把我家里的珍藏也拿出来了。”

加里奥毫不在意施瓦尔贝转交给黑发少年的事情,反而他对从家里的仓库当中所翻出来的压箱底宝藏抱有很大的期待。

高达锡蒙力。

这是在被称为高达的72魔神机体当中,排行66的高达骨架机体。

在厄祭战结束后的胜利阅兵仪式上被世人所知,随后更是被当时的七星家族之一巴度温家族封存,直到现在,被这位现任巴度温家族继承人加里奥从仓库的最深处翻了出来。

“真是让人疑惑啊!mr.k。你不觉如此古老的机体竟然还会有再一次投入战场进行实战的时候,会让人感觉很奇怪吗?”

加里奥来到了黑发少年,也就是鲁路修的身边,抬起头看着停在施瓦尔贝身后的高达锡蒙力。

“奇怪?呵呵。加里奥阁下。不管多么古老,兵器始终都是兵器,在其的构造完全枯朽之前,它的本质始终都是杀人,将敌人的生命剥夺而已。”

鲁路修倒是没有那么多愁善感。

对于他来说,无论是鲁路修·兰佩路基,还是皇帝鲁路修·v·布里塔尼亚,他们的记忆当中对于兵器的认知都是一致的。

能够杀死敌人的兵器,是不会以年份来区分的。

唯一区分它们的只是能否剥夺敌人的生命而已。

“能否杀敌吗?”

加里奥沉吟了一下,随即哈哈一笑。

“哈哈哈哈!说得也是。倒是我执迷了!没错!不管高达锡蒙力到底是不是从厄祭战时代流传下来的老古董,现在站在我的面前,并非是只会躺在仓库深处沉睡的老古董,而是真正的高达锡蒙力!”

“便是如此!”

鲁路修微微颔首。

随后,加里奥话锋一变。

“对了!现在我们还不能够出击。统制局那帮家伙似乎还在酝酿着什么。”

“引蛇出洞吗?”

加里奥虽然没有明说,但鲁路修却早已经洞悉了隐藏在整个事件背后的真相。

否则,他是不会暗中让c.c前往多特3与雷明凯接触的。

只是,在加里奥的面前,鲁路修还得装出一副深思熟虑后,才看破背后真相的样子。

“是的。那里面的气氛似乎还没有到达极限。”

加里奥不疑有他,随口将刚才在舰桥当中所听到的事情说了出口。

作为七星家族巴度温家的继承者,只要是加里奥开口,基本不会有加拉尔霍恩的人敢于正面否定他,因此,在让加里奥打消直接进入多特3的念头上,这艘巡洋舰的舰长可谓是绞尽脑汁,通过侧敲旁击的方法才让加里奥打消了冲进去,解决铁华团的想法。

“还是这些老掉牙的把戏吗?没想到作为加拉尔霍恩的权利中心,还需要用上如此无耻的手段和把戏。统制局的家伙可真是不堪呢!”

鲁路修冷笑了几声,让不远处的整备员下意识地看了过来。

可他们在看到加里奥站在鲁路修身边时,顿时回过头,低头专心干活去了。

“不堪?的确如此。mr.k,我发现有些地方,我们还是有同感的。”

加里奥扯了扯嘴角,对鲁路修针对统制局的形容词表示很是赞同。

“是吗?”

鲁路修看了加里奥一眼。

“正因为如此,你才想着变革这个早已枯朽不堪的组织吗?但是,千万不要大意了!加里奥阁下。”

加里奥一听,扬了扬眉头,抬手将有些散乱的头发抚顺后,自信地应道:

“当然!”

在加里奥和鲁路修就统制局所使用的不堪手段进行交流的同时,先一步进入多特3进行暗中调查的加拉尔霍恩部队已经铺开了局面。

这不,在这支部队控制的建筑当中,他们便捕捉到了据说是古狄莉亚·蓝娜·伯恩斯坦的少女以及铁华团的成员。

为了得到他们所想要的情报,负责审讯的加拉尔霍恩士兵可不会理会什么忌讳,而是直截了当地将家伙摆在桌面上,先来上一招先声夺人,吓一吓那被称为革命少女的“古狄莉亚·蓝娜·伯恩斯坦”再说。

然而。

他们的吓唬不但没用,反而将那“古狄莉亚·蓝娜·伯恩斯坦”的意志更加坚定。

无论是面对着加拉尔霍恩什么样的手段,她依然不开口,甚至都不承认自己就是古狄莉亚·蓝娜·伯恩斯坦。

“啧!嘴还真是硬啊!要不,我们把她送回基地。在那边的话,工具和药品都有。我们也可以轻松点。”

负责审讯的士兵似乎失去了耐心。

要不是顾及到某些事情的话,恐怕这两名负责审讯的加拉尔霍恩士兵会当场做出不限于毒打逼供的事情来。

忽然间,还没等这两名加拉尔霍恩士兵做出决定,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了一阵闷响,以及被压抑的惨叫。

“啊!”

“噗!”

以及,一声声沉重的脚步声。

仿佛,正有着什么巨大而沉重的生物正漫步在外面的走廊当中

疑惑之下,两名加拉尔霍恩士兵却没有贸然开门查看,反而一左一右地靠在房门的背后,齐齐地拔出手枪,做好伏击有可能出现的敌人的准备。

然而,

正如刚才那一阵突如其来的惨叫和闷响那般,徘徊在外面走廊的沉重脚步声突然一顿。

而后,在宁静刚刚降临,两名加拉尔霍恩士兵的神经稍有放松的瞬间,一股可怕的力量突然从外面走廊爆发,竟硬生生地连门带墙直接撞垮了!

站在房门左右两侧的士兵更是被可怕的冲击力给撞飞,带着滚滚烟尘从少女的左右侧飞出,狠狠地撞在了窗户两边。

顷刻间,肉眼可见的裂痕以那两名加拉尔霍恩士兵为中心,迅速地蔓延到整个墙壁。

反观被撞垮的房门那边,一头凶猛的雄狮缓步地从烟尘中走出,来到了少女的面前。

xs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