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足饭饱回到办公桌前,吃撑了的苏青刚想打个嗝,不想曹修德站在了自己面前,那个嗝又被吓了回去。

“你的检讨关总看过了,说不够深刻,让你重新写!”曹修德把检讨书放在了自己面前。

什么?重写?苏青一下子又气炸了肺,她明明已经写得很规矩很深刻了,怎么还不行?这个关暮深就是跟自己过不去嘛!

看出苏青的不耐烦,曹修德拍了拍她的肩膀。“认真的再写一次,不要给关总再留下不好的印象。”xdw8

“嗯。”苏青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

苏青绞尽脑汁的坐在位置上想检讨书,曹修德在办公室里又宣布了一个让职员们都欢呼雀跃的消息。

“各位,这个周末公司组织体员工去月亮湾度假村度假,费用公司包,大家回去准备一下,我们周五下午就出发!”曹修德笑着道。

一听这话,众人都高兴的拍手。

月亮湾度假村地处江州的郊区,风景优美,环境高大上,尤其是温泉特别有名,费用不低,现在有免费的旅游谁不想去?

“曹经理,公司体人员包括不包括关总啊?”这时候,一个年轻的女职员含羞带怯的问了一句。

“是啊,关总会不会去?”

此话一出,好几个年轻女职员都瞪大了眼睛盯着曹修德,这么好的机会,说不定她们会有机会和关总来一次零距离的接触。

气质美女高清图片

看到那些女花痴的模样,苏青轻摇了下头,那个面瘫脸有什么好的?这些女人就是肤浅,只看到了关暮深的身家和脸。

“这个……我也不清楚!”曹修德两手一摊,说完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关总应该回去吧?刚才不是说体员工吗?”

“关总是老板,又不是员工?”

众人都在议论的时候,不知道是谁突然提议要当中下注赌关暮深去不去度假村,赌注是一千块。

现场的男士都压的关暮深不会去,说老板怎么会参加这么低级的活动,说不定周末关总早就和美人有约了,女士们想想也对,所以压关暮深去的人很少。

苏青本不想参加这么无聊的赌注,但是乔丽把她拉过来,并在耳边低声问:“关暮深到底会不会去?”

“我怎么知道?”苏青在嗓子眼里嚷嚷。

“你是他老婆,怎么会不知道?赶快压一个,你压哪个我就压哪个!”乔丽催促着。

“我真不知道。”苏青皱紧了眉头。

“那就随便压一个。”乔丽说。

苏青看看现场的赌注,不去的那一方的钱是去的那一方的钱的好多倍,要是想赢钱的话,肯定是要压冷门,可是她也不能保证关暮深肯定去,无奈之下,苏青索性把自己和乔丽的两千块钱都摔在了去的那一方。

压完赌注后,乔丽把苏青拉到一边,低声嘱咐道:“你一定要让他去知不知道?一千块钱够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了,我现在急需钱,我妈的医药费我都快顶不住了!”

一听这话,苏青就有点傻眼。“我们不就是玩玩吗?这种输赢很正常的。”

“我不管,反正你想办法一定要让他去,要不然我这个月的饭钱都你掏!”乔丽扬着眉毛道。

“喂,你讲理不讲理啊?好了,好了,这件事我想办法,不过我的检讨你来写!”苏青把纸和笔塞给了乔丽。

乔丽拿着纸笔笑道:“给老公写检讨我虽然不在行,但是肯定能完成任务。”

苏青摇摇头,倒是不用再为检讨操心了,可是怎么才能让关暮深一定能去度假村呢?

周四晚上,苏青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本以为这两天应该有机会可以见到关暮深,到时候可以试探的问他一下会不会去度假村,可是哪里知道两天他都神龙见首不见尾,可是愁坏了苏青。

她和乔丽一共两千块啊,真的够她们两个一个月的生活费了。怎么办啊?

虽然万般不愿,苏青最后还是拿过手机发了一条短信给关暮深。

“你最近很忙吗?”

她也是实在找不到什么话对他说了,只能是假惺惺的关心一下。

等了好几分钟,也没有回信,苏青把手机扔在一边,心想:这么晚了,肯定不是睡了,就是有精彩的节目,总裁的夜生活不应该很精彩吗?

本来苏青都不抱希望了,刚要关灯继续睡觉,不想手机发出一声鸡鸣声,进来一条短信。她赶紧拿过手机,低头一看果然是关暮深你发过来的。

“今天刚刚忙完,你怎么还没睡?这样对胎儿不好。”

看到他竟然工作到现在,心底滑过一丝心疼,看到他也关心自己,心底又滑过一抹暖意,可是最后一句话把苏青拉回了现实,他只是关心她肚子里的孩子罢了。

“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

苏青一迟疑,那端又发过来一条信息。

她知道再不说可就真没机会了,所以赶紧打了一条短信发过去。

“你明天和我们一起去度假村吗?”

铃铃……铃铃……

这次没有等来短信,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看看果然是关暮深打过来的,苏青心里有点慌,还是第一时间接了电话。

“喂?”夜深人静中,苏青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你希望我和你一起去度假村?”那端立刻传来了一道带着磁性的嗓音。

闻言,苏青一阵紧张,不知道该说是,还是说不是,说是的话是不是代表自己在向他表明心迹啊?可是说不是,他万一不去的话,那她和乔丽的两千块岂不是打了水漂了?

在心内衡量了一下,苏青赶紧道:“你……工作那么忙,也应该趁着周末放松一下,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呵呵……”

苏青都感觉自己的嘴已经咧到最大了,这些话真的好违心,她的脸都红了,幸亏对方看不见。

那端沉默了一下,然后声音似乎柔和了一点。“我知道了,早点休息吧。”

“那……”苏青还没来得及说话,那端就挂断了。

大哥,你到底说一声,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啊?苏青欲哭无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