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阳光正好,屋子里却是才刚刚陷入了平静。

全身如同散了架一样的齐辛,将自己的脸埋在了床单里,下身的疼痛提醒着她:她已经不是女孩子了,她已经成了一个女人,关晋的女人,她仇人儿子的女人!

怪不得有人说男人征服世界,女人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女人啊女人,始终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男人身上,这大概是女人的魅力,也是女人的悲哀。

从一个女孩儿成为女人,齐辛心里无悲无痛,也无喜无乐,有的却是满心的悲凉,为了报仇,她终于付出了她最为宝贵的东西,以后她真的已经一无所有了。

此刻,躺在齐辛身边的关晋,气息平复之后,便用手臂搂住了她的腰身,低首在她的肩膀上亲了一下,说:“对不起,弄疼了你了。”

闻言,齐辛的眼眸一闪,一滴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关晋是一个好丈夫,对她的疼惜和宠爱让她心碎,可是,他越是这样,她心里就越难过,她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此刻,她不想再演戏,只想做最真实的自己,最少在这一刻是如此。

见她不说话,指腹摸上了她的脸颊,却是碰触到了温热的液体,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竟然有点手足无措。“你……怎么了?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他越是这样,齐辛就越是不想说话,不想回应。

见她依旧将脸埋在被单里,关晋着急的伸手拉起她,握住她柔滑的双肩,急切的道:“齐辛,你别不出声好不好?你这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知道刚才弄疼了你,这样,你打我,骂我都好,只是别这样憋着不说话,好不好?”

见她仍然没有反应,关晋急切的便拉起她的双手朝自己的胸膛打去。

见此,齐辛忽然便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着倒在了关晋的怀抱里。“呜呜……”

七里香少女雨后清新唯美空灵写真图片

“你怎么了?”抱着在自己怀里痛哭的齐辛,关晋茫然不知所措。

一刻后,齐辛才意识

到自己失态了。

她当然不想让关晋看出她的心事来,所以便马上用两只小拳头捶打着关晋的胸膛,一边诉苦一边撒娇的道:“你还问人家,人家要被你折磨死了!”

终于听到她说话了,关晋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将齐辛搂在怀里,用下颚抵在她的头顶上,哄道:“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我认罚好不好?”

“那怎么罚你?”闻言,齐辛抬眼盯着关晋问。

关晋低首笑道:“给你一辈子当牛做马。”

听到这话,齐辛不由得笑了。“真的?一辈子?当牛做马?”

“千真万确。”关晋点首道。

“那你不许反悔。”齐辛扬着下巴让他保证。

“绝不反悔,如要反悔,天打雷……”关晋立马举起了自己的左手,向天起誓。

一个劈字还没有说出来,齐辛便惊慌的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你胡说什么?”

齐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要说演戏,她反应也没有这么快,刚才,她知道自己是出于本能。

看到齐辛那么紧张自己,关晋会心的笑了,然后拉下了她在自己嘴巴上的手。“你这么在乎我?放心,我只要兑现自己的诺言,就不会天打雷劈……”

“你还说?”齐辛不由得蹙紧了眉头。

此刻,齐辛心里想的却是:当他知道自己欺骗他的感情的时候,他又怎么能继续为自己当牛做马?所以,他根本做不到,所以她也不想让他有事。

按理说他是自己仇人的儿子,她应该期盼着他不得好死,只要他有事,他的父母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到时候他的父母不死,估计也会少半条命,那么她的仇也算是报了,可是,她却是从心底去排斥这种办法,她不愿意看到他有事。

此刻,齐辛在心底竟然有一种迫切的期望:当他们反目成仇之后,希望他们彼此都岁月静好,各自平安,只不过不知道最后他们是否都能够全身而退?

时候,关晋却是笑眯眯的在齐辛的耳边轻声道:“我不说了,以后我都做。”

说完,关晋便忽然将齐辛压倒在了柔软的席梦思上!

“喂,你干什么啊?”被突然按倒在他身下的齐辛,惊慌的问。

这时候,关晋却是居高临下的回答:“为你当牛做马啊!”

天哪,齐辛此刻不由得后悔了,原来他在这里等着自己呢,所以,她只能拼命的挣扎,并推搡着他的胸膛。“不要啦,我不要你当牛,也不要你做马了!”

可是,关晋却是不管她的挣扎,低首在她的脖颈间印下一个又一个的吻痕。

最后,齐辛只能迷失在他的吻中不能自拔……

这次之后,齐辛便沉沉的睡去,她实在是太累了,全身都像被车轮轧过一般,到处都火烧火燎的痛。

这一觉齐辛睡得特别香,特别沉,一直到外面的天色暗淡的时候,才有人将她从床上拉了起来。

“起来啦,我的小懒猪!”

齐辛揉了揉眼睛,然后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却是看到穿戴很是整齐的关晋站在床边。

齐辛定睛一看,只见关晋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酒红色的领带,十分正式的样子,她不由得摸着自己的头,懵懂的问:“打扮这么帅,你要去哪里啊?”

闻言,关晋勾唇一笑。说:“忘了告诉你,今天我们要宴请我的一些同学和好友,虽然我们没有举行婚礼仪式,但是我也想让我的好朋友和同学都知道我已经结婚了,我更想让他们都认识你,所以现在你要起床,然后梳洗打扮一下,我们六点半钟出发。”

听到这话,齐辛马上慌了。“你说什么?六点半出发,现在几点了?”

“六点一刻。”关晋低首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回答。

闻言,齐辛便像脚踩弹簧一般跳下了床,一边抱怨一边跑进了洗手间。“关晋,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靠谱?十五分钟,我又要梳洗,又要换衣服,怎么能来得及?”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