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方圆,墨炎烈和熙月菱,甚至杨清月看着天师恢复淡然的样子,好像说的事情和他没有关系似的,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个人到底有多无耻,无耻到这种事情被揭发出来都若无其事?

这等厚脸皮也实在让大家叹为观止了。

“龙腾海,就连句道歉都没有?”龙方圆气得老脸阴沉无比。

龙腾海看着龙方圆,随即瞥了杨清月一眼后冷笑道:“道歉?道歉有用吗?只能说龙方圆太蠢了,老夫和杨清月这么久,到现在才知道?是不是太蠢?”

龙方圆被得浑身发抖,是的,他真的就是太蠢了,到今时今日才知道自己被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自己身边温柔贤惠的妻子居然是这么下贱不要脸的女人。

他居然不知道,还处处为她着想,还要进来险地冒险,为她寻找凤凰唾液,自己到底是要多傻多蠢?

“龙腾海,住口,不准侮辱方圆!”杨清月怒了,对着龙腾海咆哮起来,那样子跟一个疯子没什么区别。

龙腾海直接飞落到杨清月的面前,看着金色笼子微微蹙眉道:“清月,怎么被关在上古困魔笼里?出了什么事?”

天师对杨清月的臭脾气和对他的辱骂早就免疫,从他强她的第一天起,他每次面对杨清月,就会被她骂的狗血淋头,体无完肤。

但他喜欢,这样的女人才更让他兴奋,征服起来才更有味道。

特别多几次之后,这女人似乎也会享受了,能为他生孩子了,那种成就感让天师内心深处都觉得满足。

一个男人就是要这样征服一个女人的。

大眼睛圆圆脸小美女唯美居家生活照

天师这种变态心理,其他人是不懂,墨炎烈,熙月菱和龙方圆看着他老脸上都没有怒气,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天师高高在上,野心昭著,一心一意要控制整个龙灵殿,此刻居然被杨清月这么辱骂,一点反应都没有,他的眸子看着杨清月还真的有点感情。

不过想来纠缠万年,还有孩子,真的要是没感情,也不可能纠缠这么久吧。

“是身上的毒发作了吗?这样才暴露了吗?”天师龙腾海见杨清月不说话了,便自己猜测起来。

龙方圆一震后怒道:“居然知道她中毒?是下的?”

龙腾海转头看看龙方圆道:“龙方圆,杨清月虽然是妻子,但也算老夫的女人,为老夫生下一子,我怎么会对她下毒?”

“,个不要脸的老畜生!谁是女人,闭嘴!谁让乱说了!”杨清月气得又疯狂起来,一张脸是火辣辣的热,天师这种话,简直让她无地自容。

一个女人居然有两个强大无比的男人,这对于任何人来说,这都是像天方夜谭了。

“清月,冷静一点,身上的毒是老祖下的,并不是我龙腾海,老夫对的感情明白,要不然早死了千次万次,这次老夫来险地,也是为了寻找凤凰,给找凤凰唾液来解毒。”龙腾海对杨清月蹙眉道,“龙方圆嫌弃,老夫可没嫌弃的。”

“……”杨清月眼珠子都突出来了,这还是龙腾海第一次表达他对她的感情,她真的有点被吓到了。

一直以来,她都是被强迫被威胁的,两人一起的时候真的从来没有心平气和的聊过,有的就是打骂和那点儿事,她一直觉得龙腾海就是为了征服她。

就是为了刺激龙方圆,就是想要弄一个宗主夫人带给他的快感,但真没想过他对自己居然是真的有感情的。

“龙腾海,怎么能这么无耻,这么下作?简直畜生不如。”龙方圆已经大开眼见,刷新了三观,他对天师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只能内心深深的佩服了。

佩服一个强者居然能这么厚颜无耻,做了这种事情还这么坦然自在。

果然强者就是强者,这特么什么地方都强啊!

龙方圆自愧不如了,那是一种深深的恶心。

龙腾海看向龙方圆,随即道:“什么时候知道清月中毒的,是她毒发作了?才会告诉这些事的?龙方圆,我告诉,八爪火螭的毒只有凤凰唾液和金龙胆汁能解,清月她活不了多久。”

“觉得我会让她活下去?在她给老子戴了万年绿帽子的之后,我还能原谅她?”龙方圆简直不敢相信天师的想法。

“若不要她,就交给我吧,起码老夫还能控制一下她的毒素,所谓一日夫妻百日恩,和清月万年夫妻,有那么多孩子,难道忍心杀她?”龙腾海看着龙方圆。

龙方圆完全愣住了,他真的理解不了天师的想法。

这是觉得自己还能原谅杨清月,还能让她继续做宗主夫人,还能和自己继续好好的生活下去?

是让自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这特么什么奇葩想法。

龙方圆哭笑不得了,心很累,很是无语,都不知道怎么和龙腾海这种恶心的男人交谈下去。

他们这是敌人,还是朋友谈心?能和平分享一个妻子?

他现在想起杨清月为龙腾海生了孩子,他都觉得想吐,脑海里那种画面,他都觉得想发疯,怎么还能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不止是龙方圆对天师无语,连墨炎烈和熙月菱都听得是要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

这天师果然是强大啊,这种无耻的事情,居然也能说得那么理直气壮的?

“天师,怎么这么恶心啊?若是原配妻子,被别的男人侮辱后瞒着,万年之内还多次偷偷摸摸,生下孩子,知道之后还能原谅她?”熙月菱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龙腾海转头看向熙月菱,却不是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叹口气道:“熙月菱,老夫一直以为是个可造之材,看来这一次老夫也看错了,发现老夫给的丹药有问题?”

“就那点下毒的本事,也能瞒得了我,什么神麻草,断肠草,灭灵草,腐腥草毒,还真是一网打尽,整个龙灵殿的弟子都不漏掉啊。”熙月菱看着他,露出一抹蔑视的讥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