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着烈焰雄狮头像的白色披风将绣着华丽花纹的白色军装包裹在其中。

一柄有着布里塔尼亚皇室专属纹章的长剑被褐色美人双手捧着,恭敬地递到了雷明凯的跟前。

那是为了大朝会而特地为雷明凯准备的佩剑。

“谢谢。维蕾塔。”

雷明凯看着眼前的褐色美人微微点了点头。

今天参加大朝会的并不是只有雷明凯一人。

作为骑士长副官的维蕾塔自然是拥有跟随在雷明凯身边参加大朝会的资格。

而且,从这位褐色美人身上那身一眼便能够看出是精心打扮过的装束,便知道维蕾塔是多么期待这场大朝会。

说起来也是必然的。

维蕾塔最大的心愿便是成为贵族的一份子。

这个心愿虽然很是庸俗,但却是从维蕾塔的早年经历当中形成而来的心愿。

清风如沐清纯美女秋意浓户外写真

要知道,这场大朝会可是尤菲米娅登基以来首次召开的大朝会。

除了一年前那场登基典礼之外,能够在全国范围内动员大大小小贵族聚集到帝国王的事情也就只有这一次。

“大人。这是我应该做的。”

维蕾塔那用丝绸包好的长马尾随着微微低下的脑袋而垂落在胸前。

见此,雷明凯抬手轻轻地将维蕾塔的长马尾轻轻地拿起,放回到她的背后。

“不。维蕾塔。我说的是,这一年来,辛苦你了。”

在雷明凯穿梭世界,执行任务的时候,整个亲卫骑士团可以说就是依靠维蕾塔来运转的。

作为亲卫骑士团的核心人物之一,维蕾塔知道其余两名核心成员齐里古和泰坦尼亚除了参与骑士团的训练之外,其他事情几乎都是保持着一副漠不关心的态度。

因此,随着骑士团日益发展壮大,压在维蕾塔肩膀上的重担也就越发地沉重。

只是,面对如此重担,维蕾塔却是甘之如饴。

“不。大人。这是我应该做的。”

这一次,维蕾塔不再低头,而是抬起头,毫不回避地直视着雷明凯的双眼,仿佛就是表明自己的心意那般。

雷明凯沉默了。

此刻的维蕾塔,她的目光无比地炽热。

那是一对怎样的双眼。

雷明凯很明白。

“维蕾塔···”

没有等雷明凯开口,维蕾塔便抢先一步,主动开口说道:

“大人。让我为你系上佩剑吧!”

雷明凯默然,只能下意识地掀开披风,让维蕾塔将那柄佩剑仔细地系在了他的腰带上。

银色的长马尾,褐色的肌肤,还有那身维蕾塔最为喜爱的紫红色军装在雷明凯的眼前交织成一副美好的画面。

不多时,系好佩剑的维蕾塔重新抬起头,却与雷明凯的眼神碰在了一起。

这个瞬间,维蕾塔却是稍稍移开了目光,两朵红云更是随之飞上了她的脸颊。

“大人,时间不早了。”

雷明凯左手按在了佩剑的剑柄上,微微点了点头,便转身背对着维蕾塔。

“走吧!维蕾塔。这是改变帝国的大朝会!”

“是!大人。维蕾塔·努至死追随在您身边。”

那一轮太阳缓缓东升,将其馈赠给地球众生的光辉洒落在大地之上,让沐浴其中的众生在地面上留下了一道道长长的影子。

“越来越热了。宫门还没开吗?”

从全国各地赶回王都,聚集在皇宫大门前的大大小小贵族们三两成群地聚在一起上,形成了一个个格外瞩目的小圈子。

尽管这些小圈子在往时有着各种各样的恩怨,但此时他们的心中却是叫苦不已。

往日养尊处优的大小贵族们在前来参加大朝会的时候,似乎都没有想到在这轮烈阳渐渐当空的时刻当中,那扇将皇宫和外界隔绝的大门似乎都没有将要打开的迹象。

看着那扇死寂的大门,以及站在城墙上目不斜视,丝毫没有理会下方这些贵族被那轮渐渐升到苍穹之顶的太阳蒸烤的士兵,位于大门右侧,那个只有三个衣着华丽,气度更是雍容华贵的人聚在一切的小圈子也渐渐有了动静。

组成这个小圈子的三人都是立于布里塔尼亚帝国顶端的三名大贵族之一。

他们分别掌控了军事,经济,政治等三个领域的主要力量,相互更是形成了一个互补关系。

在这个关系之下,三人所代表的家族更是在每个家族新生代成年之际,采取相互联姻的做法,加强三大家族之间的关系。

因此,在上一任帝国皇帝在位之时,这三大家族就已经隐隐成势,准备采取更上一步的行动。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先是前任皇帝身死,被皇帝鲁路修夺权,然后更是失踪已久的尤菲米娅强势回归,成功登顶。

一连串的突变让整个帝国上下贵族都乱了手脚,也给成为女皇的尤菲米娅瞧准机会,重拳出击,一下子就废掉了大贵族手中的不少力量。

随后,好不容易重新振作起来,集合力量去反击的三大贵族却突然发现坐在皇位上的年轻女皇竟然打着时空管理局的名号失踪了,留下了那名为帝国魔女的柯内莉亚与大大小小贵族们展开一场毫无悬念的斗争。

柯内莉亚,这个帝国魔女,无论是对待己方,还是敌方,只要不合她的心意,便会迎来一场灾难。幸运的,或许在灾难过后,会留下一条苟延残喘的小命。

不幸运的···

早已经成为王都背后那道巨大的深坑当中的一员了。

“再等等。年轻的女皇终究还是回来了。”

三大贵族之首,名为卡修·雷蒙德的男人抬起目光,随意地扫了一眼站在城墙上,纹风不动的卫兵。

“是啊!那么,我们的传统终究还是得以执行。”

仅次于卡修·雷蒙德的大贵族亨利·阿肯德点了点头。

“离家出走的年轻女皇虽然逃得了一时,但却不知道她那任性的做法却是让中立派动摇了。”

三大贵族之末的查理·卡奥李迪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哼。没有人会让一个任性妄为的人坐在王座上的。所以,我们的打算是正确的。对于布里塔尼亚帝国来说,无疑就是一个最为正确的选择。”

卡修·雷蒙德虽然没有露出笑容,但他志在必得的目光早已经将他的想法暴露无遗。

所谓传统,便是年轻的女皇在诸多贵族当中挑选一名优秀的年轻男子下嫁。

并依靠该年轻男子的家族势力稳定自身对帝国的统治力。

这样的做法,无论是对于年轻的女皇,还是那个幸运的家族来说,都是双赢的。

毕竟,在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并不是少数。

烈日当空。

饱受灼热阳光折磨的大小贵族终于得以进入王宫。

不管此刻他们心中的想法是如何,但在踏入了王宫大门的那个瞬间,一股迎面吹来的凉风顿时让所有人的精神为之一振。

在渐渐开始运转的思维当中,所有人沿着道路,穿过了宫殿,来到了进行大朝会的觐见之间当中。

这时,所有人的脚步都不约而同地停下来了。

无论是那一方的人,都下意识地将目光放在了走在最前面的那三人身上。

今天,是大朝会的日子。

同时,也是决定某个事情的日子。

这一点,所有人都清楚,也在等待着前方那三人的动向。

这一幕,被站在觐见之间里面的雷明凯以及柯内莉亚看在了眼里。

“果然,这群不死心的贵族还依然将主意打在了陛下身上。”

柯内莉亚咬牙切齿地说道。

之前尤菲米娅的出走,无疑就是那些大贵族的功劳。

“这样也不错啊!起码我不用愁着怎么给他们找麻烦了。”

柯内莉亚的恨意,雷明凯也明白,甚至在大朝会的消息传出之前,雷明凯也早已经为此做好了准备。

柯内莉亚转动目光,落在了雷明凯的脸上,似乎是想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丝端倪。

“骑士长。维蕾塔是不是已经给你找齐了资料了?”

“嗯。是的。说实话,我也是很吃惊。没想到维蕾塔竟会私底下收集了那么多资料。”

雷明凯点头应道。

然而,却迎来了柯内莉亚有头无脑的一句话。

“是啊!真是罪孽深重的男人啊!”

说罢,柯内莉亚便不再理会雷明凯转身走了,只留下有些茫然,却又马上醒悟过来后,苦笑不已的雷明凯。

“咚!咚!咚!”

钟声缓缓地响起间,一队面容肃穆庄严的侍女先一步踏入了觐见之间,为随后踏入此处的女皇开出了一条通往王座的道路。

随着侍女队的进入,所有分立两侧的大小贵族顿时转身,齐齐地向着踏入觐见之间的年轻女皇致敬。

此刻,庄严的乐声响起,伴随着年轻女皇踏入觐见之间,走过红地毯,登上那座被帝国子民所仰望的王座。

“免礼!”

头戴帝国皇冠,身披皇袍的尤菲米娅轻抬右手,守在旁边的侍从顿时高声叫道。

“陛下。所有有资格参与大朝会的贵族官员已经到齐。”

站在尤菲米娅旁边的柯内莉亚扫视全场后,转身向尤菲米娅说道。

“嗯。骑士长。准备做好了吗?”

尤菲米娅微微点了点头,看向站在下方左侧首位的雷明凯。

“是。陛下。已经准备妥当。”

三人之间的对话让站在前列的大贵族们一头雾水。

柯内莉亚的说话,大家都能听得明白。

但尤菲米娅和雷明凯之间的对话,却是不知所云,摸不着头脑。

尽管满脑袋疑惑,但尤菲米娅却不给机会他们仔细思考。

“诸位!今天召开大朝会的目的,便是为了欢迎我们布里塔尼亚帝国的新成员。”

尤菲米娅一开口,果然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甚至,其中有些机灵者,更将目光投向了站在雷明凯身边的那几名年轻貌美的少女。

哪怕是到场的大小贵族们分布在布里塔尼亚帝国各处,但她们之间就算来往不多,也会有一面之缘,因此,站在雷明凯身边的陌生少女,无疑就是最为扎眼的存在。

“艾瑟依拉姆·薇瑟·艾利欧斯亚,泰蕾莎·泰斯塔罗莎,米拉·雷,娜美,界冢雪,界冢伊奈帆,鞠户孝一郎,出列!”

在尤菲米娅示意之下,侍从将一连串陌生的名字高呼出声。

然后,在诸多贵族的注视当中,站在雷明凯身边的少女们逐一出列,站在了王座之下。

“我说骑士长,我能不出去吗?看上去好像很麻烦的样子。”

一把将跟在界冢雪身后的界冢伊奈帆捉住,鞠户孝一郎悄悄地朝着雷明凯问道。

刚才贵族们的视线无疑就是被那几名年轻貌美的少女们吸引了,所以鞠户孝一郎和界冢伊奈帆才得以逃过了万众瞩目的那一刻。

“不行啊!鞠户男爵。”雷明凯微微摇了摇头。

今天的大朝会,为的就是将异世界的存在彻底地在整个布里塔尼亚帝国的层面公开。

因此,无论是少女们,还是鞠户孝一郎,界冢伊奈帆的存在,都是必要的。

“必要的宣传吗?我知道了。骑士长。”

相比正在纠结的鞠户孝一郎,界冢伊奈帆倒是爽快地出列,站在了界冢雪的身边,接受着来自诸多贵族的打量目光。

“唉。算了。就当是看在男爵的份上吧!”

见此,鞠户孝一郎也不再坚持,爽快地出列。

尤菲米娅和雷明凯的目光对视了一下,便从柯内莉亚的手中接过权杖,起身,走下王座。

“艾瑟依拉姆·薇瑟·艾利欧斯亚。”

“是!陛下。”

艾瑟依拉姆微微鞠躬,却不料引起了诸多贵族的议论。

“安静!”

权杖撞击地面的声响响起间,尤菲米娅的冷喝紧随而至。

“这是来自薇瑟帝国的艾瑟依拉姆·薇瑟·艾利欧斯亚女皇!从今天开始,她将会为我们布里塔尼亚帝国带来名为aldnoah反应炉的全新技术。为此,朕将会允许艾瑟依拉姆·薇瑟·艾利欧斯亚女皇作为我的书记官,跟随朕学习治理国家。”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堂堂一国之主,竟然屈尊去向另外一个国家的君王学习治理国家?

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