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月菱心里一个咯噔,脑子里一转哭诉道:“老祖宗,您要讲道理啊,我怎么可能拿您的宝贝?拿了您可以搜啊,就这么点地方,您要是搜到我就认,搜不到您就是冤枉我,您得补偿我!”

熙月菱的表情还非常的不服气地。

所有人瞬间一张张脸都龟裂了,见过大胆的,没见过熙月菱这么不知死活的。

她真的以为银月狼不会吃了她吗?人家那可是妖兽啊。

一只妖兽要是发狂了,还跟讲道理?

银月狼眸子一呆滞,似乎也没料到一个宗门小丫头,居然还敢跟它这个老祖宗讨价还价。

“老祖宗,我没拿宝贝,真的,搜吧!”熙月菱很大方又很是无奈的表情,还自己双手撑开,掉在空中也不怕掉下来。

“哼!”银月狼似乎不高兴地哼了一声,大元老自然没办法翻译。

不过大元老很气恼道:“小丫头,最好老实点交代,在老祖宗面前怎么能没大没小!”

“大元老,做人要讲道理,我真没拿,老祖宗也不能冤枉我啊!”熙月菱立刻嘟嘴道,“再者了,老祖宗一直在深渊下面,我昨日一天都在山上,怎么可能下去?”

“哼,有妖兽帮!”银月狼又沟通九尾狐,让大元老翻译了。

“妖兽?哪里有?老祖宗,我才进入宗门一个多月,还没有妖兽呢!我从世俗中来,哪里去契约妖兽啊,不过我确实想要一只妖兽的。”熙月菱很自然说道。

牛仔背带妹子眼神迷离清新动人

她这模样似乎已经一点也不怕这些老祖宗、这些盯着她的元老。

就这份心性,让银月狼内心也是奔溃的,哪里去找来这么一个胆大包天的小丫头啊,谁给了她勇气啊?

“没有妖兽?”银月狼也是愣了愣,难道那只狡猾的小东西不是她的,而是刚好逃到这里?可四周没有那小家伙的气味,却又出现那宝贝的气味,怎么解释?

“我真没有啊,我很穷的,要是资源多点,我都可以圣元境了,这不是没资源苦吗?”熙月菱委屈的说着毫不相干的话,“老祖宗,培养我呗,我真的是天才哦。”

所有人都被熙月菱气哭也气笑了,五大元老和掌座都是嘴角抽搐,完全都不知道怎么去接话,骂也是白骂的,只知道熙月菱这个小丫头脸皮是一等一的厚。

“对了,老祖宗,我昨日去了主峰后面感悟,我悟出了一套武技哦,是不是很天才?您是银月宗的老祖宗,肯定是想银月宗能发扬光大的,我这样的天才要是死了,那就是大损失了。”

“什么!”掌座差点跳起来道,“昨日去感悟石牌了?”

“是啊,我这不是到处走走,游览一下主峰吗?谁知道上去看到石牌,看着看着就好像看出里面有猫腻了,后来就学会了一套武技,要是不信,老祖宗放弟子下来,弟子立刻表演证明!”

“不可能,凝元境无人能感悟后面的石牌,只有圣元境才可以感悟,但也不是人人就能感悟到了,小丫头,胡说八道!”三元老忍不住怼熙月菱了。

熙月菱顿时没好气道:“我说各位元老,为啥我熙月菱说的们就不信呢!是不是真的,放我下来试试不就知道了吗?都说我是天才了,为啥们就是不信呢!”

熙月菱那怨气的口吻,再次让其他都涌上来的弟子都傻眼了。

银月狼看熙月菱那垂头丧气的样子,居然有点想笑,随即就把她往下放,最后放在廖峰主石府的外面平台上。

“谢谢老祖宗,我就知道老祖宗肯定讲道理的,嘿嘿。”熙月菱马屁拍好后,就对大元老几人道,“这就是我昨日感悟的武技,峰主大人接招了。”

说着她手掌凝聚成雾气,这是凝元境的标志,随即她手掌一个翻转,雾气立刻幻化成一柄长剑的样子,刺向廖峰主。

廖峰主看熙月菱真的能把凝元境的灵气幻化成一柄剑的时候,那老脸也是激动万分啊。

要知道凝元境的雾气只能直来直去,没有武技是不可能幻化形态和转弯攻击的,但熙月菱真的是做到了。

“怎么样,没有骗们吧!老祖宗,我是不是天才?”熙月菱看向那只绿油油的巨大眼睛。

而其他人早被熙月菱这一招震惊了,只有站在一旁的墨炎烈,看着她露出一抹自豪而宠溺的笑容。

虽然他自己也是天才,但感觉比起这个小丫头来,自愧不如啊。

银月狼又发出声音,大元老听了九尾狐的解释,老脸也有点扭曲。

“老祖宗说小丫头确实是个修炼天才,不过到底是不是拿了老祖宗的宝贝,还没定论。”

熙月菱嘿嘿一笑道:“老祖宗,搜身搜房子,只要搜到,任处置,但要是没有,就是老祖宗冤枉弟子,那要赔偿弟子精神损失。”

“咳咳咳,小丫头,就不能不给为师丢脸吗?”曾老实在看不下去了,还以为小丫头就对自己几个讨要资源呢,原来对谁都一副要占便宜的样子。

连老祖宗都不放过啊!

银月狼再次伸出爪子来,再次勾起熙月菱,熙月菱到是没惊叫。

大家都惊恐地看着这一幕,墨炎烈急得想再解释,被曾老一把拉住。

“别担心,老祖宗不会要丫头命的。”

突然,半空中的熙月菱被老祖宗倒过来,像倒垃圾一样直接把人抖了好几下。

熙月菱身上的软剑和储物袋就掉落下来了。

不过熙月菱很镇定,麒麟空间在她身体内,因为是神兽空间,所以不到一定级别是根本探查不到的。

银月狼虽然是元尊境,但它是受重伤的元尊境,不可能感知道。

这也是小麒麟之前告诉过她的,所以她才敢一口咬死,自己没偷。

当然她确实没偷,偷得是小麒麟而已,她可没说谎。

银月狼把熙月菱抖干净之后,放回去,熙月菱立刻哭笑不得地整理一下衣服。

好在这里穿的是劲装,所以到是没有露不敢露的。

银月狼爪子已经勾起了熙月菱的储物袋查看,但很快又扔了回去,熙月菱连忙接住笑道:“老祖宗,没有的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