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洛凌鄙视老金一下,墨炎烈却是点点头道:“老金,我明白,我不会怪,这么做是对的,要不然我现在又如何晋级为下神。”

“咳咳咳,那个,墨小子,的黑魔晶都快被吸收完了,以后可千万别再这么做了。”老金说道,“晋级越高,要入魔之后就越难清醒。”

墨炎烈点点头道:“我明白,之前也是迫不得已,想要搏一下的,没想到还真的是因祸得福,就是苦了菱儿和金兄。”

“那个,菱儿说要尽快去天宫找金龙胆汁。”金洛凌在熙月菱闭关之前已经听她说了,“只要她实力晋级半神境高等她说就立刻去!”

墨炎烈愣了一下道:“半神境高等?老金,去天宫会不会太危险?”

“肯定危险,想想天宫是上神自动飞升的地方,这个世界有多少大陆知道吗?有多少上神知道吗?那天宫里更是有多少?一个个都是能一指戳死一个半神境的。

半神境不妥,起码要到神境,依老夫看们还是炼化了灵王珠再去吧,在空间也不过是三四年时间。”

墨炎烈点点头道:“对,也不用急在一时,菱儿现在是太担心了才会这么说的,等她出来,我们再劝劝她,到下神再去。”

金洛凌没有意见,随即道:“那我们现在走吧,小凤凰会带着菱儿空间一起走。”

墨炎烈点点头,随即金纹船出现,许家人也终于被墨炎烈放了出来,他们被封闭在墨炎烈的身体空间里,所以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事情。

只感觉到空间外面似乎有些摇晃,知道可能是墨炎烈遇到危险,不过他们只要耐心等待就是,就算死了,他们也是自己选择,何况在霸城,他们也觉得早晚会死的。

一放出来,许家主就觉得墨炎烈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化了,若说之前墨炎烈给他的感觉就已经有点强大的话,此刻看上去让他有种想要膜拜的感觉。

健身美女娇俏袅袅婷婷活力四射图片

金洛凌和许家人聊天,说了这几天的一些事情,当然也没有说青龙,就说宋清波追来,打了一架,怕吓坏他们,金纹船就在聊天中进入了金象宗的区域。

原来他们和青龙对战的地方,已经是鲲鹏宗快要出来进入金象宗的交界区域了,这里确实没有人什么人走动,下面都是连绵不断的山脉森林,除非强者路过了。

许家听到三位年轻人战胜宋清波长老之后都很兴奋,终于可以安全的来到了金象宗了,似乎都看到了未来的生活必定会比在霸城好很多。

现在的墨炎烈已经是神境了,不过他可以屏蔽自己的实力,照理神境进入金象宗,金扇老祖肯定是有感知的,但这次却没有。

墨炎烈的金纹船直接来到金象宗的外门区域外已经是三天后的事情了,而就在她要收起金纹船的时候,熙月菱出来了。

“菱儿!”墨炎烈顿时停下收金纹船,来到了熙月菱的面前,黑眸深情地看着熙月菱的漂亮容颜。

“墨师兄!”熙月菱张开双手就把墨炎烈直接抱住,随即就呜呜的大哭起来,都没有去理会许家这么多人都瞪大眼睛看着她。

“咳咳咳。”金洛凌道,“他们经历生死有点激动,这样吧,我先带们去墨家炼器铺安定下来。”

说完,一道红光,就带着许家一帮人直接走了。

金纹船上墨炎烈和熙月菱紧紧相拥,墨炎烈听着熙月菱的哭泣声,心也揪痛,大手在她背后轻轻的抚摸,柔声道::“菱儿别哭,别哭,我不是没事吗?”

熙月菱一听哭得更大声了,似乎要把所有的伤心都哭完似的,良久才会停下大哭,抽泣起来,墨炎烈就看到一双肿成核桃的眼睛。

“还疼吗?”熙月菱看着他问道。

“不疼,我魔修的时候一点感觉都没有,就是后来长肉的时候有点疼,不过有山灵钟在,很快就过去了,别难过,看我现在都是一位下神了,以后我们的危险就小很多了。”墨炎烈露出一抹温柔而温暖的笑容。

熙月菱抽泣了几下后道:“以后不要再吓我了。”

“好,不吓人。”墨炎烈再次把她紧紧搂在怀里,看得老金这一大把年纪的,吃狗粮差点都噎着了,连忙躲进空间远远的,自己给自己沐浴去了。

两人温馨了一刻之后,才前往金象宗的外门,先去墨家炼器铺,看看大家安顿如何,再见见开河和梦岚。

一天后,两人和金洛凌说了下就前往青莲宗,来到菱院,看到徐青歌整个人都已经变得成熟沧桑了很多,让熙月菱鼻子再次酸了,还有千叶,也似乎长大了很多,个子都高了,看到熙月菱却是泪眼汪汪。

还有其他几人没想到墨炎烈和熙月菱居然会这么快就回来,还不到一年,但真的让他们都非常的开心,聊天是整整聊了一个晚上。

当所有人知道墨炎烈居然已经是神境强者,和金扇老祖一样的强大后,所有人那表情真的是比见了鬼都惊恐,这真的还是一个人吗?

顾院长和熙月菱的师尊碧水道人都来了,整个青莲宗已经准备在开年就改名银月宗了。

而熙月菱很大方地给了碧水道人三颗半神境的元气丹,这是她孝敬师尊的,顾院长这个师兄就更不用说了,还有菱院的所有弟子都得到不少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资源,兴奋的都热泪盈眶。

当然,这中间,熙月菱看到了之前碧水道人从古越大陆银月宗带上来的人,其中就有她和墨炎烈的第一个师傅曾老。

曾老的断手已经长出来了,因为熙月菱让潘家老带回来了续谷草,曾老廖峰主看到熙月菱和墨炎烈都已经长大了,老眼里也都是泪花浮动。

熙月菱和墨炎烈第三天就回去古越大陆,两人在皇城外分开,墨炎烈进宫,熙月菱则回去将军府。

她神识铺开,整个皇城都在她神识的笼罩中,直接就能看到所有人都在做什么,当看到自己父亲抱着一个小娃娃露出慈祥的微笑的时候,熙月菱都愣住了,谁家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