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晞诧异地望着她。

又觉得她可能是需要适应的时间吧,于是拿走了电脑,陪着她躺下休息了。

夜,渐渐凉了。

海边的风渐渐大了,浪花拍打在沙滩上,将一串串爱人的脚印都冲刷干净了。

洛晞好想,明日能跟她一起坐在海边,看一回日出。

因为明日他们就要离开这里了。

但是他又想起,宝宝没有一天是一大清早能起的来的,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还是将一切的期盼放在她长大之后吧!

洛晞拥着她,很快睡着了。

倾慕夫妇手拉着手,在海边散步,看星星,一起聊着许多许多的事情。

等着晚上十点,两人甜蜜地从沙滩漫步回来,准备洗澡休息了。

闭月羞花

却忽然,房门响了。

倾慕夫妇怔了一下,四目相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尤其沈歆旖已经拿着睡衣,就要进浴室沐浴了,而倾慕也脱了上衣,在自己的房间里只穿了一条小内内。

他们准备在沐浴的时候,顺便将脸上的面具摘下来,第二天再戴。

“谁?”倾慕蹙眉。

因为,通常情况下有人敲门的话,基本上都是云轩。

云轩敲门的同时,也会汇报,会说话。

而这次,静悄悄的敲门方式,反倒显得有些匪夷所思。

“嘻嘻,是我呀,琉茵呀!”

当宝宝美滋滋的童声从门外传来,倾慕夫妇都有种哭笑不得的表情。

倾慕不得不警惕地拿下一件浴袍,披了一下:“进来吧。”

沈歆旖也将衣服放在桌上,一脸诧异地朝着门板看过去。

却见——

房门开了,但是某小孩端着一个盆,很是辛苦的样子,走进来了。

盆里边还耷拉着一条蓝色的毛巾。

房间里是有冷气的,毛里求斯到底还是非常炎热的,于是这盆水,在冷空气里冒起了袅袅白烟。

一看就是热的。

沈歆旖见她一个孩子这么辛苦,立即上前询问:“琉茵,你怎么一个人过来了?少爷呢?”

倾慕也是摸不着头脑:“孩子,你这是做什么?”

宝宝走进来,抬眸对着他俩微笑着:“我是专程过来给师娘洗脚的!

师娘今日做计划书,一定很辛苦了吧?

呵呵,师娘还要带孩子,饭后还要散步,一定很累了的。”

她走上前,将盆放在沈歆旖面前,道:“师娘,您坐,我给您洗脚。”

宝宝蹲在地上,仰头对着沈歆旖一脸谄媚地笑。

那双璀璨的招牌式的琉璃大眼,更是透着无尽的童真与诚意,一个劲盯着沈歆旖深情地望着。

仿佛她就是世界最可爱、最乖巧、最孝顺的孩子。

而沈歆旖则是一脸莫名,望着丈夫,又看了眼她:“琉茵?我、我洗个澡就好了。”

“师娘,您不用客气,”宝宝站起身,走到沈歆旖身边,拉着她在床边坐下:“师娘,脚给我,我帮您洗好,您再去冲澡。”

“真的不用!”

“要的要的!”

“琉茵,真的不需要,我不喜欢专

门洗脚的。”

“我会穴位哦,捏起来会很舒服的。”

倾慕头疼地看着她们一大一小推推嚷嚷,最终转身出去,走到对面将床上的少年叫起来。

洛晞睡得迷迷糊糊的,醒来后直接跟着父亲过来。

一进门,就看见夏侯琉茵将沈歆旖摁在床上,非要给沈歆旖洗脚。

而沈歆旖有一只脚已经跨进去了。

按理说,成年人力气肯定比孩子大,但是这句话用在夏侯琉茵身上绝对不是这么回事!

这孩子力气大着呢,她对于人体的穴位还有力道的掌控可谓游刃有余,沈歆旖即便学过一点女子防身术,却也不是她的对手。

僵持间还是被小丫头钻了空子。

洛晞一瞧,整个人惊呆了:“宝宝!”

夏侯琉茵侧目望着他:“你怎么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