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一直矗立在曲水镇南郊的一块巨石,环顾左右,见四下无人,苍茫伸手触碰巨石。

表面荡起一丝波纹,一股吸力将苍茫吸入巨石之内。

一刻钟之后,波纹再起,苍茫一头栽了出来。

胸前的树状纹身金光一闪,一颗人参就落在了地上。

人参头顶有着几片绿叶,和一小嘬红丢丢的果子。

一阵凉风吹过,头顶的绿叶微微摆动,人参深深吸了一口气:“三千年了,我游方仙参,终于又自由了,外面的世界果然好,就连空气都是甜的。”

顷刻间,天色陡变,原本蔚蓝的天空褪去了一抹蓝色,肉眼似乎都可以望穿无尽星空,一颗颗星辰熠熠生辉,与日同存。

天空的异常,引起了所有人的注视。

各个超级王朝以及神秘宗门内,那些常年闭关为求达到更高境界的修炼者,纷纷破关而出,疑惑望着这一方天地。

一银发银须的老者,感应着身周的一切,负在身后的手指快速的掐着。

片刻之后,双目猛地睁大,身上气势暴涨,一扫之前的颓态,眼里也闪过与他苍老的外表极不相符的神光:“白日星现,神草再临,传说都是真的!天门还会再开,老夫长生有望,长生有望啊!哈哈哈……”

与之相似的笑声,也在各大势力的禁地之内响起。

大小姐秀新装魅影

“来人啊!”

“太上长老。”

“将所有弟子派出去,打探有关神草的线索,但凡获得蛛丝马迹,都要迅速向宗门汇报,不惜一切代价,必须先一步得到神草……”

一道道类似的命令,被各大势力下达。

……

苍茫忍受着五脏六腑都要炸裂的痛苦,强行从地上坐起,天地灵气如洪流汇入他的身体,充斥着他的四肢百骸。

疼痛逐渐缓解,苍茫缓缓睁开眼睛,天象的变化他自然也发现了。

“小参,刚才那么大的动静,我们该不会被发现吧?”

“除了你师傅,应该不会有人知道我们的具体位置。”

提到自己师傅,苍茫的思绪,又飘到了十年前。

“师傅现在还好吧?”

甩了甩脑袋,振作了精神:“等这里的事情一完,我们就离开这里,去找我师傅。”

小参补充道:“在此之前,你得先有自保的实力,否则你就是去害你师傅。”

“这个我当然知道。”

看了看四下无人,小参一跃落在苍茫肩头,又钻入了苍茫的衣服里:“我们先离开这里。”

苍茫带着小参,回到了风纪书院。

书院里空无一人,就连院长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不过这样正好,也省得小参东躲西藏。

苍茫屋里陈设十分简单,一张床,一个柜子,一张小方桌和两把椅子。

一进屋小参就立刻从苍茫衣服里钻出来,直奔那个柜子。

柜门打开,落入眼帘是一棵仅有两寸高,晶莹剔透的小树,一阵阵灵气正从小树上溢散出来。

小参一把将不比自己小上多少的众生树搂在怀里,满脸舒爽的模样。

这棵树叫做众生树,别看它小,且永远长不大,却是真正的天地奇宝,是苍明月临走时,特意给苍茫留下的。

世上只有两种东西能够提供灵气,一种是深埋地下的灵石,而另一种便是这众生树。

苍茫暗暗挑眉,赞叹小参感知灵敏,一进房间就发现了这最重要的东西。

将书院面临的问题,以及书院乃至整个曲水镇的情况,都和小参说了一遍。

小参不禁感慨:“我行走天下这么多年,你们这么穷的修炼者,我还是第一次见过,若是没有这颗众生树,我看你也不用修炼了。”

苍茫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觉得有些尴尬。

师傅离开的时候给他留过一些钱,但他一直生活在书院,看到书院条件紧张,他就会拿出一部分钱来支持风院长,在三年前,他就已经没钱了。

“你真没有什么办法?”

小参一跃来到桌上,快速的在一张纸上写下了几种灵药:“这是感灵液的药方,如果有足够的感灵液,让半数以上的人突破绝对不是什么问题。但你现在,恐怕连其中的任何一种灵药都买不起。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么多,挣钱的事情还得靠你自己。”

苍茫眼睛一瞪:“靠我?我要有办法还用等到今天?你知道我都多久没吃肉了吗?”

小参耸耸肩膀,不做理会。

苍茫挠挠头,看了看手上的这张纸,默默将其记下。从柜子里取出仅有的一百个灵币,这还是风院长几个月前给他的。

灵币是这个大陆的通用货币,一个灵币的购买力,大致是一个肉包子

苍茫知道这些钱远远不够,但他已经没有更多了,至于风院长,恐怕比他还穷。

没有办法,反正待在书院是不可能有办法的,便打算带着小参去镇上逛逛。

……

在镇上逛了许久,依旧是没有半点头绪,单凭这一百个灵币,如何能挣得来钱?

“先去看看配置感灵液的灵药需要多少钱,也好有个目标。”

想到这里,已经来到镇上最大的一家商铺——聚财阁。

这里的伙计正在一箱一箱的往车上装货。

苍茫刚要进店,就听有人喊他:“大师兄,你怎么会来这儿?”

苍茫转头一看,见彭勇刚将一个箱子搬上了马车。

“彭勇,你刚刚受了伤,怎么现在就来这里干这些?”

彭勇憨憨一笑:“大师兄,我没事的,院长给的药效果很好。我今天的活还没有干呢,要是被东家知道,又要罚我了。”

彭勇说的东家是曲水镇的镇长彭远,彭勇只是彭家的一个下人,是风院长向镇长劝说,才让彭勇这样的下人,能有机会进入到书院读书。

苍茫看了看马车上的东西问:“这些是什么?”

“这些是蚕丝,刚从农户手上收来的,准备运去绿水城卖。”

苍茫了然,曲水镇有很多农户都是以养蚕为生,书院里至少有一半的学生家里是养蚕的。

彭勇原本还想问问,今天上午发生在书院的事情,但刚要开口,身后的工头就喝道:“彭勇,干什么呢?还有这么多货要搬,你再偷懒今天就没饭吃。”

彭勇急忙对苍茫说一句:“大师兄,我得去干活了。”

看着彭勇转身去干活,苍茫摇了摇头,抬脚进了店铺。

见有客人进来,立刻有人招呼道:“这位小兄弟,要买点儿什么?”

“你们这儿有金吻花,天一草,玉清子,风铃子和鼠头菇吗?”

一听这些东西,掌柜立马迎了上来,脸上也笑开了花:“有,都有,小兄弟可要看看货?”

苍茫有些心虚,就先问了一句:“这些东西大概什么价钱?”

掌柜的随手拨弄算盘:“您刚才说着几样,都是一阶灵草,金吻花七千灵币,天一草四千灵币,玉清子四千灵币,风铃子一千一百灵币,鼠头菇二千一百灵币,一共是一万八千二百。”

苍茫听着掌柜报出这个价格,顿时满头大汗,自己只是想进来了解一下行情,不了解还好,现在直接绝望了。

这一份灵药炼制出来的感灵液,也不知道够几个人用,单是这一份药材,他就绝对买不起呀。

让掌柜打个折,一百卖他?

打骨折还差不多。

掌柜的见苍茫脸色一瞬间就变了,立马又说道:“小兄弟,我们店里的灵药都是品相极好的,这个价格真心不贵。你如果都要的话,我可以让你一点,就收一万八,你看怎么样?”

苍茫更绝望了,人家抹个零头,都比他身上的钱还多,忙推脱道:“我再想想,再想想。”

掌柜的一听,便知这笔生意没了,刚才的热情也消散了,转而变得十分冷淡。

“掌柜的,你们这儿收药方不?”

“哦?什么药方?”

“配置感灵液的药方,对修炼者大有好处。”

苍茫用无比真诚的目光看向掌柜,像是在用眼神告诉他:“没错,我就有这种药方。”

掌柜认真审视了苍茫一番,终于开口吐出两字:“不收。”

苍茫一愣,不该是这种套路呀!你不是该如获至宝的高价收购我的药方吗?

“为什么不收?”

掌柜不耐烦地道:“感灵液这种东西,在曲水镇几乎没人买得起,没有市场。至于绿水城,那里有丹会,且不说你的药方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我们也没有能力和丹会竞争。”

听到这个原因,苍茫郁闷之极,不知该如何是好,现在站在人家店里,又买不起东西,也没东西可卖,十分尴尬。

正想离开这里再想办法,耳底却传来小参的话:“买点儿蚕卵回去。”

苍茫一怔,不明白小参为何要让他买蚕卵,难不成是想让他养蚕赚钱?这个办法有够烂的。

风院长和他,曾经也想通过养蚕来补贴一些书院的开支,但因为收益不高,又及其耗费时间,最终迫不得已放弃了。

所以,对养蚕而言,苍茫还是略知一二的。

在这曲水镇,一斤品质不错的蚕丝,收购价大约在二百灵币。而需要大约一千个蚕茧,才能产一斤丝。

撇开微薄的利润不谈,蚕的生命周期大约需要两个月,就算是从孵化到结出蚕茧可以收获,也需要一个多月。

自己蚕还没有养成,书院恐怕已经被迫关门了。

“小参,养蚕时间不够啊!而且也不可能赚到这么多钱。”

“办法我帮你想了,干不干是你的事。”

小参又不说话了。

苍茫心底一动,莫非小参真有什么办法?

有点不放心,又追问了两句:“真要买蚕卵?买了蚕卵可就真没钱了。”

小参也不回答。

苍茫抱怨,你就这么对待主角吗?我不就多问你两句吗?居然就不说话了,活得久的脾气都那么臭?那我也想脾气臭一点。

想归想,苍茫只能接受小参的方案,谁让自己没有主意?

苍茫偏着头在哪儿和小参说话,在掌柜的看来,他就是在自言自语,以为他精神有问题,对他更加嫌弃。

苍茫回过头,看着掌柜道:“掌柜的,我想买点蚕卵。”

掌柜忙着手上的活,都不愿多抬头看苍茫一眼,便回答道:“五十灵币一万粒。”

苍茫摸出身上仅有的一百灵币:“我要两万粒。”

掌柜的接过钱,将两张沾满蚕卵的纸递给苍茫:“一张纸上大约有一万粒,这两张你收好了。”

苍茫接过蚕卵,低声祷告:“小参,现在真是倾家荡产了,可靠你了。”